小伙轻信网聊见面陷传销

  直销人网讯:12月19日上午,在株洲市第二看守所,传销组织株洲头目犯罪嫌疑人周某林当被问到自己的家人时,低下了头。
  22岁的邓铁柱(化名)来过两次株洲,第一次怀着对爱情的向往,却深陷传销中;第二次是脱离传销组织后,由妈妈陪着从老家福建南平来株洲报案。
  “他们不会把我又抓去吧?”邓铁柱的言语中还透露着恐惧,他口中的“他们”便是传销组织的人员。而石峰警方从这一起看似简单的报案入手展开深入调查,于12月11日凌晨出动50名警力突袭5个传销窝点,带走40多名人员。12月19日,石峰警方向本报披露了此案。

  男子从福建赶来报案,曾陷传销组织


  10月27日,石峰公安分局铜塘湾派出所值班室来了一名年轻男子和一名中年妇女。男子说话有些紧张,还时不时向外看。男子便是邓铁柱,今年22岁,和他一起来的是他的妈妈。
  邓铁柱说,他原本在广东佛山做IT工作,每个月工资有数千元,几个月前他在网上认识了网友“缘来是你”。女网友说自己叫王运梅,在株洲做服装生意。王运梅在言谈中表示出对邓的好感,并说自己一个人打拼很辛苦,希望邓能来株洲陪自己一起创业。邓铁柱是单身,便一口答应下来。
  9月28日,邓铁柱坐火车到达株洲,王运梅和另一名女子去车站接了他,并带邓在株洲市内玩到晚上10点多,王运梅将他带到了石峰区的一个租房附近。“她说自己和另外一个女孩住在一起,就叫我住在她那里算了。”在去租房的路上,王运梅说要借邓的手机听歌,趁机把邓的手机没收。到了租房后,邓铁柱发现房内有七八名男子,这才知道自己被骗了。
  一万多元被强迫转出,被限制人身自由21天
  这时王运梅告诉邓铁柱,所谓创业就是加入天津天狮公司卖“产品”,“产品”3900元一份。邓铁柱想转身离开,但是立即被几名男子挡住。当晚,邓铁柱就和其他几名男子打地铺睡觉,他睡在最中间。
  上课讲心得、吃从菜市场捡来的白菜土豆、打地铺睡觉,心得没讲好还要挨打,邓铁柱过起了这样的生活。在这期间,邓铁柱在房间内几名男子的监视下免提给家人打了电话,说自己“在株洲找了工作,工资和佛山差不多”。
  房间内的男子一直要他拉朋友买“产品”,邓铁柱一直没有答应,几名男子索要了他银行卡的密码,但发现其银行卡内并没有钱。在经历几次辱骂殴打威吓后,他只好在支付宝上转账16000元钱到指定的银行卡上,其中15600元作为邓铁柱及其家人入会的费用(3900元/人),算是加入了天津天狮传销组织。
  “可能看到我身上已经没有钱了,而且一直没有意思加入他们,他们就放我走了。”邓铁柱说,在被限制自由21天之后,三个人带着他的衣物、手机及身份证和剩下的400元,打车将他带至株洲火车站,帮他买好回老家福建的车票,并胁迫他上了火车。
  警方凌晨突袭,捣毁6个窝点刑拘31人
  接到邓铁柱的报案后,石峰警方立即展开侦查。但是,当带着民警找到其被非法拘禁的地方时,房内已经人去楼空。
  民警发现,响石岭派出所辖区内也有一起类似的案件。根据有限的线索,分局领导协调了铜塘湾派出所、刑侦大队、禁毒大队、响石岭派出所、技术部门,对案件进行全面侦查。
  民警调查得知,该传销组织人员结构严密,人员交流频繁,抢劫作案人员行踪不定。经过40多天的侦查,十多个夜晚的跟踪、监视及蹲点守候,民警发现该团伙在石峰区有多个落脚点。12月11日凌晨2时许,石峰分局抽调50名警力,同时对传销组织在铜霞路、丁山路、冶炼厂生活区的5个窝点进行突击抓捕,一举抓获42名传销人员,并当场解救了4名受到非法拘禁的受害人。经过连夜突审,第二天又在另一窝点抓获10名传销人员。
  日前,该团伙19人因涉嫌抢劫、12人因涉嫌非法拘禁被石峰警方刑事拘留。
  参与抢劫或非法拘禁,多人被刑拘
  警方介绍,该传销组织利用QQ聊天工具在网上以谈恋爱为由和对方聊天。如果成功获取信任,他们就在备注上写上“已攻击”。他们将多名外地的受害人骗至株洲石峰区某租房内,然后采取没收手机、贴身跟随监视、不许外出、拳打脚踢、言语威胁等手段,限制受害人的人身自由,抢劫受害人钱财,强迫受害人加入“天津天狮”非法传销组织。
  在以往很多传销案件当中,工商部门只能遣散传销人员,为何这次有这么多人被公安部门刑事拘留?石峰公安分局铜塘湾派出所民警陈心悦解释,因为在这些案子中,传销团伙成员不同程度地参与了看守、监视、殴打、强迫转账等行为,因此涉嫌抢劫、非法拘禁。这也是近两年许多传销组织呈现出来的新特点。
  株洲市公安局石峰分局相关负责人介绍,这起案件的侦破,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分局“大侦察”格局构建。它打破了组织、信息等壁垒,实现了资源的充分整合,有效提升了侦破能力。8月1日构建“大侦察”格局以来,该局共打击处理近300人,同比去年上升50%。
  “痴情”嫌疑人:只要能够陪在她身边就行
  昨日上午,记者在株洲市第二看守所内见到了这个传销组织的“家长”周某林,陕西人,今年22岁。他说自己最开始也是在一个远房亲戚的游说下来到株洲,事先并没有想到已经涉嫌犯罪。
  另一名被刑拘的犯罪嫌疑人吴某阳最开始也是一名受害者,团伙成员的女子王某飞在QQ上加他为好友,并将其引诱至株洲。
  吴某阳说,来到株洲之后,他知道自己参与的是传销,也买了一份“产品”。但他一直都没有怨恨王某飞,即使没有能像正常情侣一样有交流,但他觉得“能够陪在她身边就行”。直到到了看守所,他也才意识到自己也因参与看守已涉嫌犯罪。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捍卫直销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hw712.com/46342.html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
没有账号? 忘记密码?

社交账号快速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