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民间职业反传销:摸清传销心理反洗脑

  
揭秘民间职业反传销:摸清传销心理反洗脑

       编者按:目前国内活跃在一线的职业反传销者约30多个。他们在网上组建自己的网站、QQ群、博客,公布自身的联系方式。反传销求助一旦被“接单”,便会对受害者进行反洗脑教育,用各种理由将受害人“骗回”。
      直销人网讯:6月2日中午,深圳。农村出身的铁二从贵州观山湖考察完“阳光1040工程”的“商机”后,心急火燎地赶回来借钱,准备投入“资本运作”,并试图拉拢哥哥铁大入伙。铁大并不着急答应,而是叫上他去出席一场欢迎“旧友”的饭局。铁二并不知道,“旧友”是哥哥从网上请来的职业反传销者,这些救兵伪装成铁大偶遇的朋友,对他进行反洗脑教育。
  记者了解到,目前国内活跃在一线的职业反传销者约30多个。他们在网上组建自己的网站、QQ群、博客,公布自身的联系方式。反传销求助一旦被“接单”,便会对受害者进行反洗脑教育,用各种理由将受害人“骗回”。
  A、现场记
  家人摆开“旧友”饭局
  与大多数在底层奋斗的年轻人一样,28岁的铁二勤俭,上进,急切想要改变家庭现状。今年5月底,他接受一名女网友的“邀约”,到贵州观山湖合伙开“五金店”,到了才知道,是搞“阳光1040工程”。盛情接待他的团伙称,投入6万多购买21份份额,次月即退还一万多。任务就是发展下线,达29个时可从“业务员”变成“老总”,每月拿数万工资,达到2349个时便能出局,拿走1040万元,完成“资本运作”。而中途吸聚起来的资金,都会用于所谓国家工程建设,支持西部大开发和中部崛起。
  5月底,他打飞的赶回深圳,试图拉拢铁大入局。铁大并不着急答应,而是叫上他去出席一场欢迎其“旧友”的饭局。饭局上,他遇到了张剑飞与梁星。
  “老总”现身说法见效
  “我的故事啊,三天两夜都说不完。”茶足饭饱之后,脖子上戴着银链,一脸老板模样的张剑飞点上一根烟,娓娓道来。
  他从自己拉上家族30多号人到广西搞1040工程,7个月后做到“老总”讲起,从家产数百万的表弟破产,说到与有多年感情妻子的离婚,从老总们租豪车装点门面,说到资金链断裂。等到他抽完第六根烟,喝了两壶茶后,铁二开始有些动摇。
  “据说真的会发工资,月收入好几万呢?”“哪有什么工资,就是一场骗局,根本玩不下去,我看到很多人卖了牛羊和房子,拖家带口在钦州、南宁等地,回不了家。”张剑飞咬牙切齿。
  在长达三个小时内,两人一来一往,谎言被逐一击破。
  最后,梁星拿起笔和纸开始算账。“阳光工程号称每个人都可以成功出局,这根本不可能,就算你成功出局,底下就有2349个下线,这2349人也要出局,就需要500万人。接下来这第三轮,每个人要出局需要120多亿人,这是一将功成万骨枯的行业啊。”这一棒,彻底将铁二击醒。
  铁二颇为感慨,“这是天意啊,幸好我遇到了你们,简直是天注定不让我家破人亡。没有你们,我今天晚上就奔赴贵州了”。
  B、诞生记
  身陷传销后迷途知返
  多个信源告诉记者,目前全国民间一线职业反传销者约有30人。他们许多也曾经在传销体系中做到高层,后来幡然醒悟,利用自己独特的“嗅觉”和“眼力”,踏上了与传销死磕的道路。
  梁星是个90后,湖北人,2011年中专毕业后,他在富士康一家子公司做电火花加工,受女性朋友欺骗,他辞工来到浙江绍兴的传销体系,与另外几十个人一起,被锁到屋里。
  梁星回忆说,在绍兴,成员们睡地铺,每天就交5块钱搞大锅饭,餐餐只有土豆、白菜、萝卜和2两白饭,每天还会两个人一组到菜市场捡菜。“那时候我们都傻透了,想着今天苦一人,明天富全家,所以我们都无所谓,被灌输说,要以艰苦创业的精神,带有限的资金做无限的事业。”
  庆幸的是,1年多后他终于觉悟了,并一个个找到自己的下线,说明这方式根本不可能赚到钱,希望他们自行离去。
  摸清传销心理反洗脑
  梁星说,他经常来到广东东莞、深圳、惠州等地“活动”,这边非法传销屡禁不绝。
  对付传销需要关键的一步——反洗脑。“一般都得持续好几个小时,中毒深的会连续好几天。脑子里的脏水太多了,你必须加点清水冲洗一下。但我们从来不敢担保百分之一百成功。”梁星称,到目前为止,他实地接触了20个受害者,只反洗脑失败2个,解救回家行动失败1次。
  C、生存记
  反传销的江湖充满了惊险,随时上演着骗中骗、反侦查和突如其来的暴力。反传销者在各种“模式”之间自由切换,时而是侦探,跟踪传销人员;时而是“想发财的学员”,卧底传销团伙。
  常有同行被打
  “传销分子知道我们的存在,我们挡住了他们的财路,恨我们啊。干我们这一行,危险还是有的。” 据张剑飞介绍,与求助者见面时,他总会请求双方互示身份证。张剑飞说,这招还是管用,解救两百多号人,还没遇到过被打,其他同事有被捅过刀子的,打断过胳膊的。
  今年3月份,有个男孩子自称女朋友陷进了山西运城一传销窝点,打了一千块钱让梁星过去,梁星之后被其七拐八拐带到一个逼仄的小巷子里,遭到一顿毒打。
  卧底更新知识
  职业反传销者若要跟上时代步伐,只能是不停地学习,更新知识体系。反传销者们想出了一招“下策”——卧底。
  今年3月份,梁星假装听信传销,深入合肥某虎穴,但只卧底一天就被嗅觉灵敏的“经理”发现马脚,其立即向上打报告,把他强行轰走。不过他也得到窝点分布图和人员级别图。
  经费来自多处
  有9年多反传销经验的利剑告诉记者,反传销者出动后,差旅费一般由求助人报销,解救或者反洗脑成功了,求助人通常会根据自身经济条件自愿捐助一些。另一方面,充当线人举报,帮助有关部门端掉一个大体系后,也能获得一点辛苦费。
  不过,昨日利剑在微信朋友圈里发出了一份公开信,指责近年来的反传销江湖没以前那么干净了。他称,反传销圈子里,有部分人利用受害者家属急切救人的心理,乱开价,开天价,形成暴利。“很多地方上的执法机关同志问我,你们收人家好多钱来帮忙的?我哭笑不得。”
  (受害者及其家属为化名)
  链接
  反传销者的江湖
  2006年以来,国内相继出现了“中国反传销志愿者联盟”、“中国反传销网”、“中国反传销协会”等数个民间反传销团体。多个信源告诉记者,目前国内活跃在一线的职业反传销者约30多个。他们在网上组建自己的网站、QQ群、博客,公布自身的联系方式。求助者以“反传销”为关键词进行搜索时,可能会通过该类方式联系到职业反传销者。
  中国反传销志愿者联盟在2009年曾经对外宣称,该团体已解救受害者一万多人。
  时至今日,全国范围内通过职业反传销者帮助,走出传销陷阱的人数在增加,但目前难以统计确数。这些民间团队都面临着“注册难”,“运行苦”,“缺乏监管”等问题。
  男子被困传销窝点 扔人民币求助获救
  羊城晚报讯 记者黄汉城,通讯员郑明现、林伟生报道:6月2日,一名被困传销窝点的男子,扔人民币求助。肇庆高要市公安局巡警大队接到报警后,马上赶赴现场成功解救 ,并抓获4名涉嫌非法传销活动的违法嫌疑人。
  当日下午18时许,高要市南岸城区有位市民在城西市场附近捡到一张100元和一张20元面额的人民币,发现上面写有“我在××文具斜对面三楼,救救我,帮我打110”的字样,于是报警。高要市公安局巡警大队和南岸派出所民警接报后相继赶到现场,立即上楼将被困的男子小唐(男,21岁,广西苍梧人)解救出来,同时现场控制四名涉嫌传销的违法嫌疑人。
  据了解,事主小唐已经被骗至高要一个星期,被人控制在出租屋不能出入,当天趁看管人员不注意时扔下人民币求助。目前,该案件已移交南岸派出所作进一步处理。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捍卫直销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hw712.com/46143.html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
没有账号? 忘记密码?

社交账号快速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