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陷传销洗脑 妻子无奈报警求助

      编者按:老家来自四川的男子周鹏(化名)来到合肥进入传销团伙,妻子王云(化名)因为担心丈夫,不远千里怀抱着一岁多大的孩子前来寻找丈夫,可是,被传销洗脑的丈夫始终执迷不悟,后因妻子报警求助,周鹏被民警带离传销团伙,并送至合肥市救助站。

       直销人网讯:老家来自四川的男子周鹏(化名)来到合肥进入传销团伙,妻子王云(化名)因为担心丈夫,不远千里怀抱着一岁多大的孩子前来寻找丈夫,可是,被传销洗脑的丈夫始终执迷不悟,甚至还试图阻止妻子带着孩子回家。昨天中午,因为妻子报警求助,周鹏被民警带离传销团伙,并送至合肥市救助站。然而,面对妻子、民警及救助站工作人员的轮番劝说,周鹏却对传销“矢志不渝”。

  丈夫被“发财梦”勾走

  “我身上还剩一百多块钱,麻烦民警同志帮我带给我老公吧,他身上没钱了。”7月7日中午12点半,辖区民警将一脸焦急、忧虑重重的王云送到了合肥市救助站,此刻王云的脸上写满了对丈夫的担心。

  王云和丈夫祖籍四川,在江苏张家港务工十多年后买房定居。王云和丈夫在张家港经营着一家“油漆店”,丈夫周鹏帮人家做油漆工,收入稳定,日子过得尚算安逸。

  十多天前,来自丈夫“表妹”的一个电话打破了原本宁静的生活。“他表妹打电话来说,她在合肥生意做得不错,请他过去转转。”王云说起这段过去的时候懊恼不已,“此前已经听说他这个表妹在合肥就是搞传销的,因为丈夫只是说去合肥转转玩玩,我也就没在意。”

  6月29日,周鹏带着一些现金和几件换洗衣服踏上了去合肥的列车。

  妻子识破传销骗局报警

  “去合肥几天后,他给我打电话,说他就要和这边的大老板签一个大单子,签完这个单子,我们养老的钱、儿子上学的钱都不用愁了。还说了什么国家政策、什么地产开发的事情,我也没太听明白,他又劝我一起过去看看。”王云说,对丈夫的话,她半信半疑,于是,她决定自己来合肥看看。

  7月5日,王云便带着才1岁半的小儿子坐车到合肥“探望”丈夫。到合肥后,丈夫先是安排王云到他的出租屋里住下来。第二天,周鹏便领着王云去“表妹”家。

  “到了那儿,他们有好几个人给我上‘政治课’,又是讲国家政策,还提到了国家领导人,后面又说了地产开发什么的,说签了什么合同,就能拿到很多钱。我虽然听不懂却也感觉出了不对劲,可我老公却像着了魔。”王云怀里抱着一岁多的儿子向记者哭诉道。

  察觉出不对劲的王云执意要带着儿子回江苏,并苦口婆心地劝说丈夫和自己回家好好过日子。丈夫不但不愿意回家,还不同意王云回去,并认为王云这样做是“不相信自己,会耽误了一家人的前途”。

  “他还跪下求我,并关门拦着我们,不让我走。”此时,王云已经确信,丈夫是中了传销的魔了。

  无奈之下,向丈夫提出,想出去散步。很快,王云抓住了机会就向公安民警拨打了求助电话。辖区民警赶至现场后,将这一家三口带到了合肥市救助站。

  救助站派专人护送回家

  7月7日中午,合肥市救助站内,尽管妻子、民警及救助站工作人员的轮番劝说,周鹏却对传销“矢志不渝”,没有一丝的悔悟之心,甚至还一度拉着妻子阻挠其回家。无奈之下,民警只得将周鹏带至派出所,进一步进行思想教育。

  “孩子一天没吃东西了,我担心孩子这样下去身体受不了,现在就想赶紧带着孩子回家。”丈夫离开后,妻子王云精神面临崩溃,脸上满是泪水。

  随后,救助站工作人员为王云泡了两桶泡面,并为孩子专门准备了牛奶和饼干。因为王云回家心切,救助站工作人员便紧急为王云预定了回家的火车票,考虑到王云的孩子幼小,途中需要照顾,救助站负责人还决定安排专人将王云一路护送回家。

  当天下午1点半,王云在救助站工作人员的护送下,踏上了回家的旅程。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捍卫直销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hw712.com/46117.html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
没有账号? 忘记密码?

社交账号快速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