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路艰难的民间反传组织

  近年来,民间反传销组织不断壮大,逐渐发展演变成了一个行业,却是一个游走在灰色地带、处境尴尬的行业。有些人因为寻求司法救济无果,所以选择求助于反传销组织,从而使反传销组织有了不断增长的市场需求,于是就有不断壮大的反传销队伍。然而,相关的监管和法律并没有随着反传销队伍的庞大而日益完善,这也给社会埋下了一个隐患。

  一、处境尴尬的民间反传组织


  目前,我国的反传组织均是民间自愿自发组织起来的。说其是组织,在身份上又十分尴尬。我国没有相关的法律条例去定性这样的组织,反传组织在法律层面来说,其身份是不合法的。正是因为缺少一个合法身份,一些民间反传组织被迫游走在灰色地带。
  中国反传销网的创办者叶飘零就曾遭遇过类似的情况。叶飘零曾经因为与自己的徒弟产生矛盾,而被徒弟举报,称其没有营业资质,涉嫌违规经营。叶飘零也曾尝试成立一个正规的反传销协会,但是民政部门却告诉他,需要找个挂靠单位,并且只能由企业赞助。但是叶飘零当时做不到这些要求,于是此事只能不了了之。
  长期从事反传销工作的凌云在2006年创建了中国反传销志愿者联盟,该联盟是最贴近执法部门和直销行业圈的民间自发团体,但同样因为没有取得合法的资质,在反传工作中受到很多限制。
  中国反传销协会的创建者李旭,则是选择注册了一个信息咨询公司来开展反传销工作。他表示虽然现在组织是半公益性质,但身份还是有些尴尬,由于缺少稳定的经济来源,组织还是无法正规化发展。
  由此可见,反传销组织因为“身份“问题,在发展的道路上遇到了不少难题。然而相关法律法规的缺失,使得这些难题至今仍然无法得到解决,从而导致反传销组织一直存活在一个常常被人质疑的灰色地带。
  二、反传组织该选择公益化?还是商业化?
  反传销组织如果没有组织经费,就没办法生存下去,但是组织经费从哪来,又成了一个老大难的问题。如果是纯公益组织,那就只能靠接受捐助,但捐助是不可持续的。如果向寻求帮助的人收取费用,又没有一个合法的收费标准,不仅会变成违法经营,还会受到公众的质疑。
  李旭就曾向《新京报》的记者说道:2006-2008年,他的反传销组织是纯公益,不收任何费用,被救者自愿捐助。结果不可持续,身边的专业志愿者越来越少,连固定的办公场所都没有。现在是半公益性质,会收取差旅费。这么做也是出于无奈,一方面是缺钱,一方面是防止被骗。因为曾经有假冒求助者求助,当协会的工作人员自掏腰包赶到外地后却联系不到求助者了。
  凌云认为,现在的解救工作和以前追求的不太一样,有非营利和商业化的区别。所以中国反传销志愿者联盟已经逐渐放弃了解救工作,转向公益宣传活动和日常咨询解答等不产生费用的工作,以及政府和直销行业购买服务的工作。
  反传组织没有合法身份,不可能完全商业化运作。但有一些反传组织就是专门利用家属的急切心理进行诈骗,或者收取高额的救人费,俨然已经将反传销工作当成了一种营利活动,一种生财手段,这也是导致行业混乱的一个主要原因。
  三、反传组织的发展之路道阻且长
  我国比较有名的反传组织有四五家,还有许多小规模的反传组织,因为没有相关部门规范管理,无法统计出一个具体的数字。目前为止,还没有一个国家性质的反传组织来管理、指导民间反传,也没有部门专门监管反传组织,整个反传行业鱼龙混杂。
  李旭认为,有了传销才有了反传销。我们的监管上有漏洞,法律上不完善,社会上有传销生存的土壤。没有监管,就不能保证反传组织良性地开展反传工作。反传组织各自为战,十分混乱,但事实上又需要反传尤其是反洗脑这样的服务,政府可以提供一部分资金,制定出统一的规范和救助标准。不要让我们向求助者要这个差旅费了,让政府来购买我们的服务,也可以为老百姓分忧。
  《法制日报》近日发表的《民间反传销需要走出灰色地带》一文中认为,要解决反传行业的混乱,首先要完善反传销制度,把民间反传销纳入其中。其次要对民间反传销机构进行准确定位,建议定位于半公益机构。最后,执法部门应与民间机构联手,既“正规军”和“游击队”联手配合作战,才能优势互补、减少不足。
  《新京报》发表的《民间反传销组织是司法机关的尴尬》一文中表示,不希望公权力部门一方面无法全面打击传销,一方面却以“一刀切”的方式对民间自生力量进行打击。政府职能部门与反传组织能否携手,制定出统一的规范和救助标准,将这股民间自生力量纳入合法化轨道,值得好好展望。
  每日甘肃网-西部商报的【今日社评】栏目刊登了一篇文章–《许辉:反传销也应纳入法治轨道》。文章的作者许辉认为,“反传销”该不该存在,该由法律下结论了;“反传销”乱象,也必须依法予以终结。公权力难以承受“反传销”之重,有着现有法律滞后等多重困难,但这种困难必须通过完善法律规定和体制机制予以解决,而不能使这种困难转移到本已遭受传销折磨的群众头上。对那些能够交给“反传销”组织解决的,可以赋予其合法的地位,使其出师有名;不能交给“反传销”组织解决、只能由公权力处理的,应当明令禁止“反传销”组织的介入,杜绝各种乱象的存在与恶化。
  民间的反传销组织,确实在一定程度上推动了反传销工作的发展,也取得一定的效果,可以说是国家相关部门反传销的补充力量。但是,如何让国家力量与民间自生力量携手,共同打击传销,是政府和社会都应该思考的问题。该如何监管这些民间反传组织,又该如何树立规范反传行业,则需法律法规去进一步完善改进。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捍卫直销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hw712.com/46057.html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
没有账号? 忘记密码?

社交账号快速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