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岁少年被骗入传销组织 遭“囚禁”半个月后被民警解救

  直销人网讯:11月11日上午,在市救助管理站大厅,12岁的亮亮坐立不安,在等待父亲来领走自己的过程中,就连动画片也不能引起他的兴趣。他时不时地会从口袋里翻出自己的身份证仔细瞅着,然后用稚嫩的四川话说,“我想回家,想让爸爸和我一块回家。”

   

12岁少年被骗入传销组织 遭“囚禁”半个月后被民警解救

  

  传销窝点被救出后转送至市救助站,工作人员和其父亲取得联系

  11月10日下午14时左右,滨城区公安局北办派出所民警在捣毁一个传销窝点时,发现了亮亮,经过简单的问询之后,将他送到了市救助管理站。

  来的时候,亮亮饥肠辘辘,穿着一条破了洞的裤子,随身带着的东西只有一个没卡的手机、一块手表、身份证,还有一张写有父亲电话的纸条。

  接收后,救助站工作人员为亮亮换了一条裤子,又让他吃了一顿饱饭,然后联系上了他的父亲。亮亮的父亲在电话中表示,自己现在正在外地打工,会让在滨州的朋友来领走亮亮。10日下午16时,一位30岁出头的女士来到救助站想领走亮亮。“亮亮,你认识这位阿姨吗?”听见工作人员询问后,亮亮点了点头。“你想不想跟她走?”工作人员又问,此时,亮亮却沉默起来。

  工作人员表示,按照规定,认领人需要出示有效证件或让民警陪同认领。随后,该女士提供了证明,却只是一张皱巴巴的身份证复印件。工作人员表示,这样不符合规定。没想到,此时来认领亮亮的女士却做出了一个出人意料的反应——她借口打电话离开了救助站。

  市救助站工作人员没想到,亮亮父亲口中的朋友竟如此不靠谱。无奈之下,工作人员只好再次和亮亮的父亲取得了联系。他表示,自己会在第二天,也就是11月11日前来领走亮亮。

  亮亮向工作人员讲述了自己来滨州的原因,以及被骗入传销组织的经过

  11日上午,在等待亮亮父亲到来期间,救助站工作人员、记者和亮亮聊了很多。当问及10日下午的那场“闹剧”时,亮亮怯生生地说:“和你们说话的时候,杜姨拿眼睛瞪我,我不敢说话。”而他也不知道为何杜姨会不管他,自己走了。

  亮亮向工作人员讲述了他记忆中的事情经过。他来自四川省成都市大邑县,母亲在他还没记事起就离开了他和父亲,而父亲常年在外打工,一年回家不过三五回,因此他跟着爷爷、奶奶长大。也因为缺少家庭的关爱,他学习成绩不好,喜欢和同学打架,不想上学。今年国庆节前,父亲给他办了休学手续,并带着他一块来滨州投奔朋友,也就是他口中的“杜姨”。来滨州几天后,由于一直没有找到活,父亲就把他暂时寄养在杜姨家,去济南找工作了,说好赚了钱就过来接他过去。

  在杜姨家的时候,有一天,亮亮用手机上网聊天时,一个陌生人加他为好友,并问他“想赚钱吗?”亮亮当时也一门心思想赚钱,便私底下见了这位20多岁的男网友,并被带到了一个不认识的地方,稀里糊涂地开始了半个多月被限制人身自由的“传销生活”。

  确认身份后,工作人员出具证明送两人离开,并叮嘱父亲好好照顾亮亮

  11日下午13时左右,亮亮的父亲来到救助站,介绍自己名叫金绍坤。在验明身份,按程序填写表格期间,救助站工作人员向他询问了一些问题。

  “亮亮说他进入传销组织后交了很多钱,你怎么给孩子留了这么多钱?”工作人员问。“没留钱啊!这么小的孩子我怎么能给他钱!”听到询问,金绍坤显得特别吃惊,而身旁的亮亮只是低着头不说话。

  “亮亮说你明知道是传销组织还让他加入……”工作人员话还没说完,金绍坤就连连摆手,不停地说“没有的事”。

  在办理手续期间,金绍坤告诉工作人员,由于亮亮平时在家爷爷奶奶管不了他,自己又常年在外地打工,导致亮亮养成了很多坏习惯,尤其爱撒谎。从刚才救助站工作人员询问他的几个问题中,他判断是亮亮在叙述时撒了谎,“小孩子说话爱显摆,不着边际”。带亮亮回去后,他会仔细询问事情的经过,也会和朋友再进行沟通,“其中可能存在误会”。

  在确定金绍坤就是亮亮的父亲,而亮亮又愿意跟他走后,救助站工作人员按照规定,在办完所有手续后,为两人出具了两张乘车证明,送两人离开。临行前,工作人员叮嘱金绍坤一定要多关心亮亮,有条件的话尽量给亮亮办个转学,让他继续上学,而亮亮的父亲也表示,今后一定会好好照顾亮亮,并对他多进行管教,以免他再误入歧途。

  11月16日,记者再次联系了亮亮的父亲金绍坤。他告诉记者,自己正在济南石材城打工,亮亮没有上学,只是在他租住的地方玩耍。关于亮亮上学的问题,金绍坤说,亮亮现在并不愿意继续上学。同时他也表示,自己会在赚钱后再让亮亮自己选择上不上学。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捍卫直销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hw712.com/45796.html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
没有账号? 忘记密码?

社交账号快速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