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学系女大学生陷传销 男友痴心劝解仍执迷不悟

法学系女大学生陷传销 男友痴心劝解仍执迷不悟

近200名涉嫌传销人员被带回派出所调查处理)

 

       这段仅持续半年的爱情,昨天宣告结束。深陷传销组织的婷婷,面对男友军军的哀求、苦劝,仍执迷不悔,甚至恶言相对。军军快急哭了,“我再劝你一句,离开传销组织吧。”

 

       “半年没吃肉了”

       昨天凌晨5点半,西安临潼区,一场对非法传销组织的拉网式清查,正式开始。200余名民警,分成4个小组、20多路,联合辖区工商部门,共同行动。本报记者跟随临潼分局刑侦大队副大队长王欣一行,前往郭庄新村一处传销窝点。

       天微亮,空气中渗着凉意。民警敲门,无人答应。为了不打草惊蛇,确保整个行动安全无事故,民警决定从隔壁翻墙,进入传销窝点所在的院子。这间民房,30多平米,睡着13个人,年龄参差不齐,男女都有。

       室内没有空调,没有电视机,没有热水器。大家打着地铺,男女分开成两行,席地而睡。墙角放着几个莲花白,菜叶子发黑。沾满油渍的桌子上,一个电磁炉,一口锅,锅里还有剩饭。“半年没吃肉了。”年纪最小的男孩,只有17岁。他说,每天的伙食都是莲花白,早饭清水煮莲花白,午饭炒莲花白,晚饭熬莲花白。

 

       法学系女大学生深陷传销组织

       截至昨天上午10点,临潼警方共捣毁16个传销窝点,抓获涉嫌传销人员197人。

       一个背书包的男孩,跑了进来,“我是找女朋友的。”男孩叫军军,23岁,山西吕梁人,从新疆赶来。

       女友婷婷,25岁,山西吕梁人,毕业于内蒙古大学法学系,并通过了司法考试。两人今年年初在网上认识,每日微信聊天,婷婷自称是在西安一家律师事务所工作,让军军来西安。在传销组织,婷婷等每人都要交3000多元,迫于业务压力,她必须发展下线。

       从微信聊天记录看,婷婷觉得传销是一个挣钱的机会,而军军认为,传销组织害人不浅。面对军军的苦劝,婷婷说,我不认识你,你没资格管我。目前,警方正在对这些涉传人员的信息进行采集和甄别。

没有账号? 忘记密码?

社交账号快速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