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传销:高收益画皮下危机四伏

  直销人网讯:“入门费只需60元,年收益可高达23倍!” 一个声称躺着就能“赚钱”的MMM网络平台去年开始悄然走红。数以万计的人加入了这个平台“投资”,有的甚至组建微信群拉亲友入伙。然而,监管部门却频繁预警,指出其具有极大风险。

微传销:高收益画皮下危机四伏

  近几年,一些打着“创新”互联网金融的名号进行传销的组织发展迅速,几乎无孔不入。有的传销组织短短数月即可吸资几十亿元。网络传销也因其虚拟性、跨地域性、隐蔽性等新特点,被学界称为“微传销”。
  那么,是什么原因让这些传销骗局大行其道?又为什么有源源不断的“投资者”入坑?
  高收益的“画皮”
  甘肃天水的闫勇在朋友的介绍下,从去年8月开始投资MMM金融社区。和其他资金被套牢还不自知的投资者不同,他在了解其高收益的投资方式后,反过来分析了一下其中的陷阱。
  “其实就是先进来的人把盘子扔给后进来的人,谁跑得快谁就能赚到钱。”闫勇告诉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虽然自己以前未接触过类似金融项目,但其中的道理“凡是学过数学的人大概都能想明白”,因为这只是货币的传递,并没有实体经济支撑,必然会有崩盘的一天。
  但看着朋友换上了豪车豪宅,抱着侥幸心理的闫勇决定试一试。他瞒着家人一点点加码,从几千元到几万元,不到4个月,已经在资金盘中获得了7万元收入。当闫勇准备继续加码时,MMM社区开启了第一次“重启”(指将原先交易使用的虚拟货币变成冻结资产,如果想要提现就需要拉更多人进来,同时向系统的审计部财务交纳399元的押金,按比例来释放冻结资产),投资者的账户被冻结无法提现。
  第一次重启结束之后,闫勇意识到这预示着这个平台可能出问题。但让他没有想到的是,第二次重启会在短短的3个月后到来。闫勇抱着赚最后一笔钱的想法,决定把之前赚的7万元全部投进去做个短线,然后见好就收。不料这一投,就再也没能走出来。
  四川绵阳的王丽也在朋友的推荐下加入了MMM社区QQ群。群里的“领导人”告诉王丽,MMM平台上投资额范围从60元到6万元,周期最高为30天,一个月内获利30%,年收益可达23倍;同时设置推荐奖,被推荐人投资一次,推荐人每个月都会得到10%的推荐提成。在高收益的诱惑下,王丽把准备给自己孩子做手术的6万多元存款全部投入同类的3家金融互助平台。
  本来准备多赚点钱减轻孩子手术负担的王丽,被“领导人”通知,MMM即将第一次重启,账户上的钱无法提现;更让王丽始料未及的是,另外两家互助社区的官方网站也突然打不开了。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在QQ上以“MMM金融社区”为关键词搜索群,发现数十个不同的MMM互助交流群。记者发现,群友们通过MMM平台交易时,都是直接通过微信或者支付宝转账完成,且平台交易不需要实名认证,在支付宝和微信上交易也不需要实名。
  “"微传销"借助社交平台拉人头,脱离了传统的熟人关系,只需要在网上传播所谓的传销理念,就会有许多人加入,扩展速度极快,且参与者分散在全国各地,全部通过社交平台进行传销。”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规范直销与打击传销办公室主任韩海涛告诉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这为传销侦查工作带来了很大的困难。因为互联网企业对数据保护意识比较强,第三方平台的数据难以获取,加上第三方支付机构没有实现实名制,交易记录也无法查询,电子数据的取证难成了公安办案时最头疼的问题之一。
  “马甲”不断翻新
  除了MMM类的“金融互助”,虚拟货币传销更是占据了“微传销”的半壁江山。据不完全统计,国内各类“虚拟货币”达上百种。近日,银监会、工信部、中国人民银行、工商总局四部门对此类“投资方式”也发出预警,“此类运作模式违背价值规律,资金运转难以长期维系,一旦资金链断裂,投资者将面临严重损失。”预警名单中包括“马克币”“黑茶币”“百川币”“暗黑币”等多种虚拟货币。
  湖北荆州的方旭就接触上了这种虚拟货币。去年7月的一天,方旭在朋友的介绍下了解了一种新的投资方式——马克币。彭东称,马克币被说成是比特币的升级版,一年的静态收益就可以达到5~10倍,除了静态收益之外,还有动态收益,即拉人一起投资,就可以获得领导奖和推荐奖,收益最高可以达到下家投资额的15%。
  在投资小、高收益的诱惑下,方旭拉着几位朋友一起试水。每人投资了3000元的马克币,但半年过去了,承诺的回报一分钱也没有落到手里,家里人知道后告诉他这明显是传销。但方旭还是不愿相信,“我买的是虚拟货币,跟炒股票一样,而且这么小的投资额,不能是传销!”
  “现在很多传销披着虚拟货币、互助社区等外衣,宣传高回报低风险的投资方式,打着互联网金融的名头,十分具有迷惑性。” 中国政法大学资本金融研究院网络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武长海表示,很多从事传销的人完全不知道什么是传销,还觉得自己是在投资。其中以MMM金融互助社区为代表的金融互助平台和以马克币为代表的所谓虚拟货币占到总量的八成以上。
  中国政法大学资本金融研究院近日发布了一份“新型网络传销”报告。报告指出,保守估计,参与“微传销”的人员有上千万人,参与金额达到数千亿元,人数和金额都远远超出了传统传销。
  “现在很多传销公司会先注册一个正规的公司,然后大面积宣传,打着名人的名号,更有甚者宣称是响应中国梦、双创政策,混淆视听。”武长海指出,根据国务院的《禁止传销条例》以及《刑法修正案(七)》的规定,“要求参加者以缴纳费用或者购买商品、服务等方式获得加入资格,并按照一定顺序组成层级,直接或者间接以发展人员的数量作为计酬或者返利依据,引诱、胁迫参加者继续发展他人参加”的,就是传销。
  在中国反传销志愿者联盟发起人邹凌波看来,互联网传销骗局之所以能够层出不穷,且屡打不止,是因为传销的犯罪成本太低。“在多年反传销实践中,我见过很多传销惯犯,从牢里出来之后又继续从事传销”。
  更让邹凌波忧虑的是,参与传销者,因为不是组织头目,往往逃过制裁,但其中部分人已经掌握了传销的技能,在一个传销盘失败了之后,马上又组织另一个传销盘。加上现在有许多现成的传销模板和服务机构,给网站换个名字就能马上上线一个新的传销系统,复制裂变非常快。
  报案都不知道该去哪里报
  除了传销系统复制容易,监管困难也是传销分子屡屡得手的原因。中国反传销救助中心网负责人马胜玲向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介绍了反传销面临的监管难题:“作为民间组织,我们只能配合公安和工商部门进行证据搜集,但我们在掌握了传销信息想去报案的时候,往往不知道该去哪里报。”
  马胜玲表示,由于“微传销”的参与者遍布全国,按照属地管辖原则无法确定到底应该向哪里的监管部门进行报案,更令她苦恼的是,传销案件没有一个确定的报案标准。
  “有的地方的公安部门说受害者必须达到30个人才能立案,有的则说组织层级至少达到三级才能立案。作为一个民间组织,要组织30人到同一个地方报案实在不是一件容易事,因为很多参与者往往不愿意出来举证。”马胜玲称,有不少因为报案困难,最后不得不放弃报案,他们这些志愿者觉得十分可惜,因为搜集传销组织信息往往要花费许多时间精力。
  对此,中国政法大学刑事司法学院教师李小恺表示,网络传销案件立案难的主要原因之一是证据和线索不足。民间组织或是部分受害者去公安部门报案时,提供的线索和证据往往是碎片化的、和未经充分核实的信息,无法确定所举报的组织者从事传销。如果公安机关贸然立案,又可能会干扰正常社会活动。另一个主要原因则是各监管部门的协调配合问题。工商、公安等各个部门的数据库在建立之后,大多只为本部门提供职能服务,尚未形成各数据库之间的无障碍互访,这也为公安部门调查案件线索和证据造成了障碍。正是以上问题导致办案民警无法按照法律规定进行立案。此外,部分基层民警考虑到此类案件破案难度大、破案率低,同时需要耗费大量的人力物力,在办案人手急缺的情况下也会缺乏一定的立案积极性,转而选择暂时保留线索,延缓立案。因此,想要提高互联网传销的破案率,需要把工商、公安等各个部门的力量联合起来,同时争取互联网企业的支持协作,从线索的拓展和证据的保全角度入手,建立便利高效的渠道和协作情报系统。
没有账号? 忘记密码?

社交账号快速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