扒一扒传销组织匀加速组织者聂玉声的斑斑劣迹

  近两年,有一个传销组织在肆虐大江南北——北京匀加速,百万人深陷其中,而该传销组织仍然还在疯狂地发展。北京匀加速科技有限公司位于丰台区金融港中心水务大厦,董事长是聂玉声,前身是微生活商城和1525125商城。

扒一扒传销组织匀加速组织者聂玉声的斑斑劣迹

  聂玉声,福建人,在山西创建了一个庞大的“璞真事业机构”,在三年时间内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达6·12亿元、集资诈骗4800多万元,受害群众近万余人次。山西省公安厅日前向社会公布一起山西特大非法集资诈骗案。犯罪嫌疑人聂玉声,又名聂钰声,男,37岁,福建省三明市人,来山西前为中学教师。
扒一扒传销组织匀加速组织者聂玉声的斑斑劣迹
  1998年,聂玉声在山西省晋中市榆次成立“晋闽食用菌有限公司”,经营一年后关闭。1999年1月,在太原市注册“山西璞真灵芝酒业有限公司”,由于经营不善,亏损严重,以至于不能正常经营。
  于是,聂玉声经过苦思冥想后,自创了所谓的一套“先树品牌,再搞销售,定牌生产”的经营理念,并亲自撰写了《苦干不如巧干,移山不如搬家》的宣传册,将其定为进行诈骗的“理论思想”。
  从1999年10月开始,聂玉声打着“消费=创业=就业”的旗号,到山西各地进行演讲宣传,发展队伍,开始了其非法吸取公众存款和集资诈骗的犯罪活动。
  之后,聂玉声又分别成立了“山西三江源璞真生态环境投资有限公司”、“山西璞真假日俱乐部有限公司”、“璞真大厦”(与“山西璞真灵芝酒业有限公司”合称为“璞真事业机构”),招募了为其非法吸收公众存款和集资诈骗服务的工作人员54名,聂玉声自任董事长兼总经理。
  “璞真事业机构”以高于国家银行存款利率几十倍甚至上百倍的平均支付利息做“诱饵”,先诱惑一批“先驱者”,然后由“先驱者”现身说法,像一石击水引发万道涟漪一般,形成层层连环。
  从此,山西各地一些游闲人员纷纷加入其队伍,成为“璞真事业机构”的“先行者”,由这些“先行者”亲身的“实践”和说教,山西各地一些不明真相的工人、农民甚至一些企业,便“慷慨解囊”甚至倾其所有,争先恐后成为“璞真人”。
  2003年2月以来,山西省公安厅经济侦查总队陆续收到“璞真事业机构”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数千万元的群众举报。
  2003年6月28日,在山西省公安厅的直接组织和指挥下,对设在太原市的“璞真事业机构”总部依法进行查封,抓获了以聂玉声为首的13名主要犯罪嫌疑人,冻结了该机构在山西各个银行的账户及存款6700万元,查扣汽车24辆。
  案件还原 营造“吸钱网络”
  公安部门的调查表明,为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璞真事业机构”支付的高额回报比率最高时曾达到175%。此后,逐渐降低为75%、50%和20%。
  从2000年9月开始,聂玉声就利用复印于其自撰的宣传小册封面上的中央领导的题字,利用中央电视台《夕红阳》栏目、山西电视台、《科学导报》等各种新闻媒介,大肆宣传和包装自己的企业,为其非法吸收公众存款和集资诈骗创造条件。
  同时,聂玉声聘用骨干成员梁经生等人在山西的太原、晋中、运城、长治、阳泉等市四处游走,针对下岗职工、待业青年、老年人和残疾人,举办各种形式的“培训班”。以“巧干”和“成功致富”为卖点,利诱这些人员加入璞真公司,成为所谓的“璞真人”。进而以给“璞真人”免费品尝“璞真产品”为由,要求其交“产品抵押金”。
  为鼓励“璞真人”发展下线,诱导更多群众加入,收取更多押金。聂玉声为交“产品抵押金”者出具“产品抵押金专用收据”,并承诺定期返本付高利。如以交10000元为例,半年后连本带利退还15000元,半年净挣5000元。从2000年10月至2003年6月,“璞真事业机构”先后出台六种集资模式,返还本金时间从半年、八个月、一年至十五个月不等。支付的高额回报比率,从前期(2000年9月至2001年4月)的175%、75%,到中期(2001年5月至2002年底)的50%,再到查封前(2003年初至2003年6月)的20%,平均支付利息均大大超出国家同期银行存款利率的几十倍甚至上百倍。
  聂玉声为扩大其非法吸收资金的规模和效果,自己还编制了“P级网络”,根据集资额和加入时间,对集资群众实施分层次划分管理,形成“上线”和“下线”。其核心是附加多种奖励制度,以刺激参与集资者更快更广地发展“下线”,达到其聚敛金钱的目的。
  公安部门调查,“璞真事业机构”共发放各种奖励汽车134辆(已追回74辆),奖励现金1700多万元。从2000年9月至2003年6月,山西璞真灵芝酒业有限公司及其法人代表聂玉声共非法吸收、变相吸收公众存款总额高达5·7亿多元。其中已返还本金3·2亿多元,支付各种高额返利1亿多元。支付奖金1700多万元。
  伪装慈善家
  记者在采访中获悉,被福建人聂玉声包装起来的“中国璞真事业机构”,还有一套利用所谓的“绿色财富计划”进行集资诈骗的“业绩”。
  聂玉声在推广宣传“绿色财富计划”时,称“资金来源以三江源公司投资为主,组织和吸收社会闲散资金以及政府扶贫资金为补充”。经公安部门查证,聂玉声仅在2003年5月为了贷款需要,由酒业公司汇入三江源公司1500万元。6月将其中500万元抵押到农行山西省分行营业部办理了400万元的贴息贷款,且上述资金至今分文未动,从未用于所承诺的树木种植计划中。该三江源的资金来源,基本上为社会公众集资款项。
  三江源公司对外宣称,“其掌握有万亩树苗,可用于种植10万亩树林,公司主要运作模式是以纸带林,以林带纸,科工贸林纸浆一体化,计划每年种植‘速生丰产林’10万亩,5年内达到50万到60万亩,每年造纸2万到3万吨,5年内达到15万到20万吨规模。”经查,该公司至今无任何制浆造纸能力,万亩树苗纯属虚构。聂玉声仅在2002年7月与山西省扶贫开发服务中心就合作营造“速生丰产林”签订了一份合作合同,约定由三江源公司投资,由山西省扶贫中心落实具体树木种植,以每年10万到15万亩,5年内营造50万到60万亩的规模开展“速生丰产林”的种植。
  合同签订后,从2002年11月起至2003年1月17日止,三江源共向扶贫中心支付苗木款165万元用于实施其“绿色财富计划”,另支付扶贫中心针对该计划成立的“速生丰产林”领导班子的日常办公费用21万余元,其余以“绿色财富计划”募集到的款项,均为三江源挪作他用。
  2002年11月,三江源公司委托山西省林业勘测设计院就“速生丰产林”基地建设进行可行性论证。据该设计院出具的可行性报告称:以三江源公司每年营造50余万亩“速生丰产林”为基础,三江源公司每年需投资8100余万元,15年后其平均投资年利润率为12·8%。
  然而,三江源公司有意隐瞒上述报告事实,在其所谓“绿色财富计划”中宣称:以1万元为例,15年即可回报10·6万元,年利润率近64%,两者相差5倍。由此可见,该公司在明知承诺不能兑现的情况下,仍以巨额回报诱骗广大民众集资。至公司被公安机关查封时,三江源公司完成的全部造林投资额仅为165万元,且无任何经营赢利。该公司及其法人代表聂玉声巧借相关单位名目,隐瞒公司毫无经营业绩、无任何履约能力的事实,以达到非法募集和占有社会公众资金的目的。 山西省公安厅一位负责人告诉记者,聂玉声给公司注册名称的“三江源”三个字,是非法盗用中央领导的亲笔题词,并在其刻录的“消费=创业=就业”的宣传光盘上,别有用心地编辑入中央领导同志的形象,以期利用党和国家领导人在人民群众中的崇高威望,骗取广大民众的信任。其次,聂玉声还通过各种媒体,精心策划了一整套的宣传攻势,为三江源公司包装了一个技术创新、管理先进的优质公司形象。
  在山西省部分县、市(区)以及福建等地,聂玉声设立陈香梅—璞真老人安养中心,将其本人伪装为一个一心为民,一心向善的企业家和慈善家,以此打消广大群众对“绿色财富计划”的顾虑。从2002年7月起至公安机关查封该公司为止,利用其所谓的“绿色财富计划”向社会大肆非法集资达4800多万元。
  身披“合法”外衣
  山西省公安部门的调查表明,作为山西省特大非法吸收公众存款、集资诈骗集团的“璞真事业机构”,不仅骗了1万余名群众,同时也骗了作为政府职能部门的工商局。
  2002年7月2日,聂玉声将山西璞真灵芝酒业有限公司的现金2000万元,存入山西三江源璞真生态环境投资有限公司设在中国银行太原市平阳支行山大分理处做验资的账户内,同时把在山西璞真灵芝酒业有限公司工作的公司财务人员刘盛改,捏造为山西三江源璞真生态环境投资有限公司的股东之一,由山西振华会计师事务所据此出具了晋振师验字(2002)第085号验资报告书,骗取了山西省工商局的核准,于2002年7月4日成立了山西三江源璞真生态环境投资有限公司。
  2002年7月9日,在聂玉声授意下,出纳员又将这笔2000万元的注册资金抽逃转回山西璞真灵芝酒业有限公司。至此,犯罪嫌疑人聂玉声以欺诈手法,为山西三江源璞真生态环境投资有限公司披上了合法外衣,以便其实施集资诈骗犯罪。
  2002年12月24日,犯罪嫌疑人聂玉声又虚拟刘盛改为股东,用山西璞真灵芝酒业有限公司集资款1200万元和山西三江源璞真生态环境投资有限公司的集资款800万元,共计2000万元,在山西省工商局注册成立了山西璞真假日俱乐部有限公司。
  之后,聂玉声利用以俱乐部为客户办理“住房卡”的名义大肆非法吸收、变相吸收公众存款。具体办法是将“住房卡”分为会员卡、贵客卡、至尊卡三等。每张卡4万元,一年后还本,并给30%的高额利息,一年后净挣1·2万元。如果每个人再发展5个会员卡,也就是集够24万元,就升级为贵宾卡,给发展人发3000元奖金。如果贵宾卡再发展5个下线,也就是集够120万元,再发5000元奖金。
  从2002年12月至2003年6月,犯罪嫌疑人聂玉声以山西璞真假日俱乐部有限公司办理住房卡给予高额回报和奖金的名义,共非法吸收、变相吸收公众存款3400多万元。
  事件反思
  “崭新”的经营模式,高额的“利率回报”以及对于信用的“良好”把握。在“璞真”一案中高达175%的回报率让人啧舌也垂涎。如果说这样的利诱只是给予5万名受害者的一个直接动因的话,那么对于回报的意外实现则更加坚定了他们投资的信心。
  就是这么一个职业惯犯,再次编织了一个“匀加速”的造富梦,无数人趋之若鹜,我们坚信,骗局终究要破,迷梦终究要醒,只能提醒更多参与者早日醒悟,准备加入者,误入歧途,我们更呼吁执法机关能够早发现、早打击、严查严办,切实维护老百姓的利益和财产安全。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捍卫直销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hw712.com/45276.html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
没有账号? 忘记密码?

社交账号快速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