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底“云集品”特大传销团伙的非法敛财手段

  3月19日晚上,深圳市公安局经济犯罪侦查局发布警情通报称,3月18日,深圳警方对“云集品”特大网络传销犯罪团伙开展收网行动,抓获潘某等多名主要犯罪嫌疑人。

起底“云集品”特大传销团伙的非法敛财手段

  据媒体报道,到目前为止,“云集品”全球约有5000多家供应商入驻平台,用户量已经超过1000万人,遍布全球50多个国家和地区,活跃度超过50%。那么,“云集品”是使用什么手段,在短短三年多的时间里能让过千万人深陷传销泥潭之中的呢?金融智商税通过调查发现,“云集品”使用的手段正是近几年网络传销犯罪团伙常用的。如分享经济、原始股、消费返利、拉人头等等。
  手段一:

  以分享经济为名建电商平台
  成立数十家公司
  金融智商税了解到,“云集品”全称是深圳前海云集品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云集品公司),曾用名深圳前海达沃电子商务有限公司。该公司于2014年7月份注册成立,法定代表人JEFF PAN(杰夫潘)。2016年9月7日,法人变更为潘跃健。
  通过调查了解到,从2014月7月起潘跃健除了注册成立云集品公司外,还先后成立了杭州沃好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杭州云集品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天鑫易维深圳市天鑫易维科技有限公司、云鼎电商深圳云鼎电商资源管理有限公司、深圳大千互娱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永扶平(深圳)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横琴创盈信投资合伙企业等数十家企业。潘跃健在其中的12家公司里面担任法人、总经理等职务,并拥有控制权的公司高达22家之多。

起底“云集品”特大传销团伙的非法敛财手段

  据“云集品”官方网站上介绍,“云集品”是一家多语言全球进出口双向跨境电商平台,致力于成为互联网分享经济的引导者。平台定位全球的多语种进出口双向大型综合性的跨境电商平台,打造“消费者+综合型电商平台+供货商”的C2B2B全新商业模型,旨在实现互联网+跨境电商+分享经济三位一体的全球新零售。
  云集品公司从2015年5月开始正式运营“云集品”平台,经过三年多的发展,产品市场覆盖数十个国家和地区。该公司旗下有TPS商城、TPS全球购、云集品美国、云集品韩国、大千生活、云博客、云金融、云影视、云社交游戏等等。目前已成为跨境电商行业的领军企业。
  手段二:

  以“消费返利”为名
  大肆鼓吹高回报发展下线
  在人民网专访视频中,潘跃健自称2012年到纽约出差,在肯尼迪机场等飞机时买了一本杂志,从该杂志上的一篇采访亚马逊的报道中到受到启发,才创建的“云集品”跨界电商平台。目的是让成千上万的供应商和消费者通过该平台销售商品和消费,让供应商和消费者也可以参与公司利润分配中来。云集品公司把这么模式描述为“全球首家会员股东分红制跨境电商”,而这种模式就是“分销+返利+分红”。实际上,该模式早已是被各种网络传销团伙玩烂的“消费返利”模式。
  早在2017年北京电视台就已经质疑过“云集品”的销售模式涉嫌传销。当时记者卧底“云集品”传销讲课窝点时,讲课人员告诉记者,在“云集品”平台上消费就能赚钱。这位讲课人员说,工厂把商品放在云集品平台上,工厂必须拿出利润的20%给消费者。
  云集品公司规定,参与者凭身份证、电话、邮箱信息免费注册成为“云集品”商城会员。免费会员如果想赚到更多的钱,就需要缴纳250美元到1500美元不等的网站管理费和加盟费(1美元等于7元人民币),就可以升级为铜级会员、银级会员、金级会员以及钻级会员。同时,这些缴纳的费用变成购物券储存在会员是账户中,购物券当现金购物使用。当免费会员和缴费会员每月累计消费达到100美金和50美金,就能每天得到商城前一天日利润15%的分红。
  如果缴纳500美元到2500美元升级为付费店铺,只要有朋友进入你的店铺购物,公司会将商品20%的利润奖励给你。若发展下线加入还有推荐奖,发展的下线越多,所得的推荐奖就会越多。当发展到一定的下线达到一定级别时,还会有见点奖、团队销售奖、杰出店铺奖、矩阵分红奖、对等奖、领袖分红奖等分红。
  在众多的奖励和高回报的诱惑下,很多不明真相的群众就纷纷加入其中。最终导致血本无归的惨淡下场。
  2017年北京电视台、法治周末等媒体先后报道云集品公司涉嫌传销以后,开始改变模式。把以前的通过缴纳费用升级级别改成消费积分方式升级,并取消铜级会员,改变各级职称叫法。并且截至案发时,已经经过了多次修改和变动。
  手段三:

  给会员洗脑
  利用媒体造势

起底“云集品”特大传销团伙的非法敛财手段

去年云集品公司召开千人大会
  为了壮大传销组织,快速发展会员、潘跃健可谓是“用心良苦”,除了开表彰大会,每天在“云博客”给会员洗脑、打鸡血外,还通过扶贫助贫、媒体、参加峰会、蹭500强企业等手段为公司造势正名。
  2018年8月23日,云集品公司执行总裁陈斌,副总经理李晓云以及服务中心何主任和刘部长等出席了本次捐赠仪式。向深圳市社会捐助接收管理服务中心捐赠男装、女装、童装、鞋类等物资价值共5万元,将由接收单位集中分配至各贫困地区。通过此手段,云集品公司不仅受到了广东电视台珠江频道等多家媒体采访,也被深圳市民政局赠与了“热心公益,扶贫济困”荣誉锦旗。
  在2017年8月3日,潘跃健受到人民网的专访。这次专访也没齐鲁晚报、参考消息、文化快报、青岛电视台等媒体转发。同年8月13日,在深圳举行的第三届华人华侨产业交易会全球跨境电商高峰论坛上,潘跃健利用媒体给公司大肆造势。这次高峰论坛潘跃健受到了腾讯财经、新华报、深圳新闻网等重量级媒体的采访报道。在这两次的采访中,潘跃健为云集品公司大力的做了一次宣称。

起底“云集品”特大传销团伙的非法敛财手段

潘跃健在全球跨境电商高峰论坛上
  另外,云集品公司对外宣称,对接海尔,茅台,小米,华为等500强企业,有人曾经致电过海尔、茅台、小米、华为公司,均表示和云集品公司无对接关系。2017年云集品公司因不正当竞争,被海尔子公司青岛乐家电器有限公司以及日日顺物联网有限公司告上法庭。

  手段四:

  玩转“拖”字诀
  把参与者玩弄于股掌之上
  潘跃健为了把供应商和会员玩弄于股掌之上,可以说把“拖”子决也玩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金融智商税了解到,“云集品”平台从出现无法提现、拖欠供货商货款的情况,云集品公司多次称货款会分期付清。但从来都没有兑现过。2017年10月,多位会员反映“云集品”的分红从几百元下降至几分钱,甚至有会员称自己的分红迟迟不到账。不仅如此,还陆续有会员表示平台有无法提现或提现不到账的情况。
  同年9月20日,云集品公司变更结算方式,要求供货商重新签订补充协议,延长货款结算时间,调整为一个月。依据此前云集品与供货商签订的商城服务协议,费用及发票和结算约定为半月结。
  同年12月,供应商向云集品公司询问,为什么没有按照合同支付10月份的货款。云集品公司回应称,因为财务审批增加审计手续并承诺未来一周内完成付款。奇怪的是,随后云集品发出另外一份通知,把12月14日通知进行了修改,删除了具体落款时间,这时供应商开始恐慌。
  一周后,多名供应商表示仍未收到货款,开始焦灼不安,纷纷表示要去公司要求结算货款。12月22日,多名供应商聚集到云集品公司要求结算货款,并请当地警方协助。
  当天,云集品公司发布通知称,所有超过30天逾期未付的供应商货款,最次在1月15日前支付该笔货款的30%,2月10日以前再支付30%,剩余的40%最次在3月31日前全部付清。

起底“云集品”特大传销团伙的非法敛财手段

云集品运营中心
  2018年2月,云集品公司被供应商和会员围得水泄不通。潘跃健当天晚上凌晨发了一份“万言公开信”称,公司因部分供应商申请财产保全被相关部门冻结5700万元,公司的账户里面只剩下50万元。并要求会员捐款3000万元度过难关。还声称被“兄弟插刀”、“股份被吞”。
  同年4月23日,云集品公司称,公司将在8到10个月内借壳上市,以一旦成功上市,原始股的价值将可能增值百倍为由大肆圈钱,继续欺骗“云集品”所有的会员和供货商们拿出自己的血汗钱。
  同年9月25日,深圳云集品公司再次被供应商围堵索要拖欠他们的供货款的。很多供应商情绪失控,强行砸开云集品公司大门进入公司。随后,大批民警来到现场维持秩序并介入调查,逐一登记供货商供货金额。
  第二天,潘跃建恶人先告状的称,昨天有七八十个供应商在少数别有用心之人的挑拨蛊惑煽动来到公司总部,损害了公司财产,恐吓了工作人员,并造成了部分工作人员受伤。并表示该事件已经上升到非常严重的恶性事件。
  潘跃建还称,公司经过过去几个月与资本市场的对接和努力,有望在最迟下个月底之前,通过与资本市场的战略合作,引进外部资金来解决,并将出台相应的债转股方案。
  12月27日,云集品公司发布通知称,云集品公司因为经营和风控管理不善,才造成拖欠供应商货款给大家造成困难。并承诺最迟于2019年3月31日前,解決所有供应商的逾期货款。
  值得注意的是,从2017年7月25日到案发,云集品公司前后涉及几百起起民事案件,几乎都是“云集品”平台供应商申请对云集品公司进行财产诉讼保全的案件。
  手段五:

  洗钱手段花样翻新
  交罚款、转移资产
  早在2014年以前,在美国运营过一个名为Zhunrize(下称“沃达”)的电商平台,被美国证监会定性为传销。金融智商税通过天眼查查询发现,该电商平台创始人杰夫潘与潘跃建是同一人。潘跃建担任法人的杭州迪安电子有限公司大股东就是杰夫潘,而股东是李终辉。李终辉也是杭州沃好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和杭州云集品电子商务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

起底“云集品”特大传销团伙的非法敛财手段

  另外,沃达的运作模式几乎与如今的“跨境电商”云集品如出一辙。2014年9月,美国证监会起诉沃达及杰夫潘,称其涉嫌老鼠会(即传销),从2012年起向投资人非法吸金达1亿500万美元。2014年12月,美国证监会判决沃达向受害者返还非法募集所得的资金。
  有会员家属认为,潘跃健或是挪用资金去填补美国证监会对沃达的高额罚款。据沃达破产管理网站显示,潘跃健目前已经赔偿投资人合计41435066美元。

起底“云集品”特大传销团伙的非法敛财手段

  去年6月13日,云集品公司旗下的“大千生活”线下运营中心开始全国布局。云集品称,主要作用是实现运营中心所在的区域范围内消费者、商家、运营中心与大千生活平台的联动,从而实现线下合作商业的营销与高效率的多元化创收。
  据供应商介绍,云集品商城上的套餐区入口,已更改为“1314商城”,“1314商城”隶属“大千生活”的线下运营中心平台。公司让供应商签订加盟“区域运营中心”的协议,协议要求供应商将50万元的加盟费交到云集品,供应商给出15万元的现金,剩下的35万元以打折的方式退回货款。但签订加盟“区域运营中心”协议的供应商,并没有得偿所愿按照协议拿回一分钱的货款。另外,所能抵扣的货款,先是改成五折结算,后又被告知只能以四折、三折的价格结算。
  此后,云集品发出的公告都是以“大千生活运营部”的名义,表明运营权已交由大千生活线下运营中心。有供应商认为,这是云集品公司在转移资产以及逃避法律的责任和打击。

起底“云集品”特大传销团伙的非法敛财手段

  除此以外,有供货商质疑深圳前海宏韬商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宏韬公司)和云集品公司涉嫌虚假诉讼、转移资产以及洗黑钱的行为。
  其质疑在云集品货款危机爆发后,宏韬公司突然从原来的实际经营地址变更到其它地方。值得注意的是,宏韬公司与云集品公司的注册地址都是在泰然工业园203栋7楼。另外,还有供应商反应,他们在云集品公司发现90余张营业执照。
  “云集品”大厦已倾
  潘跃健等骨干纷纷落网
  去年12月23日,云集品公司执行总裁陈斌与公司解除协议。当天,云集品副总经理李晓云在被供货商长达20多天的追讨声中,公司不顾的情况下,到深圳公安局投案自首。

起底“云集品”特大传销团伙的非法敛财手段

  今年1月,云集品公司多个办公场所先后被深圳市警方查封。并保留相关证据,进一步核查。1月29日晚上9点,李晓云涉嫌非国家公务人员商业贿赂被深圳市公安局福田分局根据刑法诉讼法第八十二条之规定,予以刑事拘留。
  3月18日,深圳警方对“云集品”特大网络传销犯罪团伙开展收网行动,抓获潘某等多名主要犯罪嫌疑人。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捍卫直销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hw712.com/41126.html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
没有账号? 忘记密码?

社交账号快速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