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学瑞:屿仁食用菌害我判刑四年

 

我叫李学瑞,男,今年42岁,身份证号码:412328197201108855,河南省永城市人,现居住永城市西城区宝塔路中段。2011年2月份接触武汉屿仁食用菌,2013年10月14日被永城市公安局刑事拘留,关押在永城蒋口看守所。2014年7月25日,因销售武汉屿仁公司食用菌被永城市人民法院定为诈骗罪,判处我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处罚金2万元。现属于监外执行。

原本我有一个幸福和睦的家庭,儿女双全,我在永煤集团上班20年,工作待遇都很优越。

2011年2月份,我带着妻子和女儿来商丘考察食用菌,在2013年7月份我和妻子商量后,决定辞去我那人人羡慕的正式工作,全力以赴从事食用菌。本想自己在食用菌干一番大事业,将来让孩子们上重点大学,给家人带来更好的生活,对未来充满了极大希望。

也就是我辞去工作全力做食用菌三个月左右时,原来的“梦”不但没有实现,反而使我变成了阶下囚,也就是所谓的恶“梦”降临。这个反差让我实在是接受不了,监狱的生活都能想象的到。每到夜深人静时就会偷偷流着懊悔的泪水思念着家人。天气冷了,老母亲是否身体安好?儿子今年该考高中了,是否会影响他的学业?原本不爱说话的女儿是否会因此更不爱说话?还有我的妻子是否能够独立撑起这个家?没有一点文化的妻子不但要照顾好老人、孩子,还要为我跑事。她承担的不仅是家庭上的压力,更多的是精神上压力,她能扛多久?一次次在心里问老母亲,您儿子犯了错进了监狱,您是否会原谅我?妻子、儿子、女儿,你们是否能够原谅我?每当想到这时我就心如刀绞,一夜夜失眠,无奈的我偶尔也会想起“铁窗泪”那首歌。那时的我没人能够体会到。我的精神几乎完全崩溃,我要疯了!

2014年7月25号,终于到了对我宣判的日子。法官宣布武汉屿仁属于违法传销公司,早已经被查处。合肥瀚齐食用菌制品为普通食品,配料为普通食品原料。永城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证明合肥瀚齐生物科技生产的食用菌制品不属于药品和保健品范畴。说我将普通食品在销售过程中向病人讲解产品具有治疗保健和预防各种疑难杂症的作用,销售款汇给公司后返还提成。所以把我定为诈骗罪,判处三年缓刑四年的结果,听到这些后让我大吃一惊。此时我想起了老师们常说的几句话,“我们的公司是合法的,公司那么大,产品那么好,救了那么多人,是个一手把握健康一手把握财富的大事业”。想到这里我的内心只能用两个字形容“无语”。

当天法院对我给予了判三缓四年监外执行。就这样结束了十个月的监狱生活。虽说是出狱了,我还是我,只是身体比过去轻了很多,头发比过去短了很多,笑容消失沧桑挂脸上了。虽说出狱了,但是这个罪名是永不可消除的,不管什么时候我都是个判过刑的犯人,在父母面前是个判刑的儿子,在儿女面前是个判刑的爸爸,在妻子面前是个判刑的老公。亲朋面前面后对我比手画脚。多年的一身正气两袖清风就这样被扼杀了。我将来怎样教育还没成年的孩子,这个罪犯的烙印永留在他们心里。

出狱了,儿子因此事辍学了。家里欠了很多债,我的工作也早没了,一下断了所有经济来源。身体虚弱的我在永城找了很多工作都没应聘成功,重活我干不了,轻活人家不让干,又没一技之长。由于负刑在身(监外执行),不能离开永城,外地的工作也不能去干。因此,给妻子每天吵架,整日以泪洗面,婚姻进入边缘状态。

男人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而四十二岁的我,现在相当“惑”。本是一生做事业的最佳时机,却遭受了如此劫难。上有老下有小,真是青黄不接。 食用菌让个别人成了百万,却让我接近妻离子散成了穷光蛋。不知我的未来将何去何从!

送给还蒙在鼓里的食用菌朋友们几句话:

悬崖勒马,回头是岸。

择业需谨慎,吹嘘销售有风险。

常在河边走,有天必湿鞋。

送给食用菌老师们几句话:

弄空移木瞎唬涟,忽悠远超赵本山。

招摇拐骗飞台湾,打肿冒充千百万。

逃税擦边走不远,歪门愧对吴齐南。

执迷不悟不归路,法网恢恢疏而不漏。

感谢政府教育了我,给了我一次重新做人的机会。使我知道了法律的尊严,人生黄金期是政府给我上一堂重要的政治课!

为避免更多人上当走险,我本人会继续投稿举报到各级政府部门、新闻媒体单位。从我做起,力争揭穿武汉屿仁食用菌的真实内幕!

下面是永城检察院对我的起诉书

下面是河南省永城市人民法院对我的刑事判决书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捍卫直销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hw712.com/32993.html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
没有账号? 忘记密码?

社交账号快速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