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搜索案)丁忠亮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一审刑事判决书

广告

 

江苏省海门市人民法院

刑 事 判 决 书

(2015)门刑二初字第00021号

公诉机关海门市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丁忠亮。2014年6月3日因涉嫌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被海门市公安局监视居住,同月12日变更为刑事拘留,同年7月10日转逮捕。现羁押于海门市看守所。

辩护人施启兵,江苏诚谨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唐金凤。2014年6月3日因涉嫌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被海门市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7月10日转逮捕。现羁押于南通市看守所。

辩护人徐杰,江苏诚谨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宋某。2014年9月5日因涉嫌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被海门市公安局取保候审。同年12月19日经海门市人民检察院决定,同日由海门市公安局执行取保候审。

被告人仇某。2014年9月5日因涉嫌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被海门市公安局取保候审。同年12月19日经海门市人民检察院决定,同日由海门市公安局执行取保候审。

辩护人黄华雷、孙青,江苏联佑律师事务所律师。

海门市人民检察院以海检诉刑诉(2015)30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丁忠亮、唐金凤、宋某、仇某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于2015年1月30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依法适用普通程序,于同年3月3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海门市人民检察院指派代理检察员方晖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丁忠亮及其辩护人施启兵、被告人唐金凤及其辩护人徐杰、被告人宋某、被告人仇某及其辩护人黄华雷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海门市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丁忠亮于2009年在他人介绍下,出资2060美元购买爱搜索公司广告套装后取得该公司会员资格,并加入该公司广告套装传销活动。该传销组织将取得经销商资格的爱搜索会员销售广告套装再发展会员将取得销售提成,分为直接推荐奖和间接推荐奖。会员按层级发展,上线会员发展下线会员,下线会员再发展会员形成层级。会员根据下线会员和层级的多少决定会员的等级,得到相应从“顾问”至“黑钻3”9个级别,级别越高往下拿到的层级数越多,同时拿到销售提成的百分比也越大。被告人唐金凤和其丈夫被告人丁忠亮系海门地区爱搜索销售的主要负责人和发起人。二被告人通过面对面的讲课沟通发展新会员,并通过互联网邮件、建立QQ群、微信等方式进行日常的组织协调,并在海门简爱宾馆、锦江之星宾馆等地多次组织上课,进行宣传培训,积极发展人员购买广告套装加入爱搜索。被告人唐金凤、丁忠亮在下线会员发展会员的过程中还担任会员注册、收益转帐等工作。被告人宋某、仇某作为被告人唐金凤、丁忠亮在海门地区主要下线会员,在爱搜索销售活动中参与授课、培训等活动,对销售活动的实施和扩大亦起到关键作用。被告人唐金凤、丁忠亮下线会员1158人,下线层级达10余层,非法获利人民币100余万元(以下未注明币种的均为人民币),被告人宋某下线会员112人,下线层级达9层,非法获利10万余元,被告人仇某下线会员63人,下线层级达6层,非法获利10万余元。

公诉机关就上述指控,提供了相关的证人证言及鉴定意见等证据,并据此认为,被告人丁忠亮、唐金凤、宋某、仇某组织、领导以推销商品等经营活动为名,要求参加者以购买商品等方式获得加入资格,并按照一定顺序组成层级,直接或间接以发展人员的数量作为计酬或者返利依据,引诱参加者继续发展他人参加,骗取财物,其行为已构成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本案是共同犯罪,被告人丁忠亮、唐金凤在共同犯罪中均起主要作用,均是主犯,应当按照各自所参与的全部犯罪处罚。被告人宋某、仇某在共同犯罪中起辅助作用,是从犯,应当从轻、减轻处罚。被告人丁忠亮、唐金凤、宋某、仇某在犯罪以后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是坦白,均可以从轻处罚。为此,提请本院依法分别予以惩处。

被告人丁忠亮、宋某、仇某庭审中对起诉指控未作辩解。

被告人唐金凤庭审中辩称,其在传销活动中不是领导人。

被告人丁忠亮的辩护人施启兵提出如下辩护意见:1、被告人丁忠亮无前科劣迹,主观恶性较小。2、被告人丁忠亮有坦白情节。建议法庭对被告人丁忠亮从轻处罚。

被告人唐金凤的辩护人徐杰对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唐金凤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的定性无异议,提出如下辩护意见:1、被告人唐金凤在传销活动中未起到发起和决策等作用,在共同犯罪中应是从犯。2、被告人唐金凤系初犯,有坦白情节和悔罪表现。建议法庭对被告人唐金凤从宽处理并判处缓刑。

被告人仇某的辩护人黄华雷提出如下辩护意见:被告人仇某是从犯,有坦白情节,主观恶性较小。建议法庭对被告人仇某从宽处罚并适用缓刑。

经审理查明:被告人丁忠亮于2009年在他人介绍下,出资2060美元购买爱搜索公司广告套装后取得该公司会员资格,并加入该公司广告套装传销活动。该传销组织规定,取得经销商资格的爱搜索会员销售广告套装再发展会员将取得销售提成,分直接推荐奖和间接推荐奖。会员按层级发展,上线会员发展下线会员,下线会员再发展会员形成层级。会员根据下线会员和层级的多少决定会员的等级,得到相应从“顾问”至“黑钻3”9个级别,级别越高往下拿到的层级数越多,同时拿到销售提成的百分比也越大。被告人丁忠亮系海门地区爱搜索销售的主要负责人和发起人,被告人唐金凤协助其丈夫被告人丁忠亮工作。上述两被告人通过面对面的讲课沟通发展新会员,并通过互联网邮件、建立QQ群、微信等方式进行日常的组织协调,并在海门简爱宾馆、锦江之星宾馆等地多次组织上课,进行宣传培训,积极发展人员购买广告套装加入爱搜索。被告人丁忠亮、唐金凤在下线会员发展会员的过程中还担任会员注册、收益转帐等工作。被告人宋某、仇某作为被告人丁忠亮、唐金凤在海门地区主要下线会员,在爱搜索销售活动中参与授课、培训等活动,对销售活动的实施和扩大亦起到关键作用。被告人丁忠亮、唐金凤下线会员1158人(其中900余人系被告人丁忠亮在海安县发展),下线层级达10余层,非法获利100余万元,被告人宋某下线会员112人,下线层级达9层,非法获利10万余元,被告人仇某下线会员63人,下线层级达6层,非法获利10万余元(以上计算的下线人数均为有效人数,账号被他人控制的不计算在内)。

另查明,四被告人归案后均如实供述犯罪事实。庭审后被告人宋某、仇某已各退出违法所得10万元,现暂存于本院账户。

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

一、书证

1、上海市公安局浦东分局、江苏省海门市公安局出具的户籍信息,证明被告人丁忠亮、唐金凤、宋某、仇某的身份信息和无前科劣迹的情况。

2、海门市公安局扣押决定书、扣押清单、搜查笔录等,证明海门市公安局于2014年5月30日对涉案人员白某的电脑、银行卡、U盘等涉案财物进行扣押,于同年6月3日对被告人丁忠亮、唐金凤的住宅进行了搜查,扣押笔记本电脑、银行卡、手机等物。

3、爱搜索会员层级图,证明爱搜索会员的层级分布以及四被告人所属层级详细清单。

4、被告人丁忠亮、唐金凤农业银行及工商银行转账记录查询及业务清单,证明两被告人银行卡的交易转账情况。

5、被告人丁忠亮、唐金凤以及涉案人员白某的QQ、微信聊天截图,证明被告人丁忠亮、唐金凤及白某相互联系以及向爱搜索会员宣传的情况,其中白某多次向丁忠亮和唐金凤表达不要开发陌生市场,不要发展公安、工商局和记者这样的人,召开会员会议注意安全,证明白某、丁忠亮、唐金凤对爱搜索涉嫌非法传销均是明知的。

6、被告人丁忠亮、唐金凤以及涉案人员白某的QQ邮箱邮件记录截图,证明被告人丁忠亮、唐金凤及白某通过QQ邮箱交流爱搜索公司宣传资料,及通过QQ邮箱处理会员加入爱搜索的相关情况。

7、海安县公安局立案侦查的张某、徐冬梅、孙某等人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案卷中张某拍摄的手机照片截图及海安县公安局的情况说明,证明张某系丁忠亮发展的下线,徐某和孙某是张某在海安县的下线,被告人丁忠亮参与了2013年12月爱搜索在海安县的一次会议并做了总结讲话。相关照片和银行转账记录证明了张某、孙某等人在海安县发展爱搜索会员谋利的情况。

二、勘验检查笔录

1、海门市公安局远程勘验工作记录及勘验检查截图,证明对被告人丁忠亮、唐金凤、宋某、仇某以及四人发展的爱搜索会员的账号进行远程勘验检查的情况。

2、海门市公安局网络安全监察大队电子证据检查笔录,证明该大队对被告人丁忠亮、唐金凤的手机即时通讯及通讯录的取证情况,对扣押的白某电脑硬盘的提取情况。

三、鉴定意见

南通市公安局电子数据检验鉴定中心电子数据鉴定意见书,证明南通市公安局对白某电脑硬盘中的即时聊天信息和聊天软件的好友记录提取后刻录至卷标名为“通公网鉴(2014)034号”光盘的情况。

四、证人证言

1、证人马某的证言笔录,证明2013年7月仇某将其接到唐金凤家中,听她们介绍购买爱搜索套装后每天点击网站上的广告100次后就有6美元,就加入爱搜索公司成为会员的,后又分别借用俞某等人的身份证购买了3份2000美元的套餐。其加入爱搜索的原因不是为了发布广告,而是为每天浏览广告有收益,其是每个账户每月100元请人点广告的。其介绍了周青、唐淑兰、姚某等人成为爱搜索的会员,其参加过在仇某家中开的几次座谈会。

2、证人姚某的证言笔录,证明其是通过马某介绍加入爱搜索的,马某讲有个投资回报比较好,投13500元后每天点击广告25次就有4美元,后其又分别以老公、儿子、女儿的名义投资开户,具体多少收益不清楚。其还发展了陆某甲为下线。

3、证人陆某甲的证言笔录,证明2014年腊月小虎(即姚某)介绍其加入爱搜索,还介绍叫“嫚妮”的人教其网上操作,她们讲每天点击25至100条广告就能换取3至4美元的回报,如果发展到一个下线会员有300美元的提成。其没有发布广告和发展下线,只每天点击广告,至2014年6月有200美元的返还,还没有收回成本。

4、证人倪某的证言笔录,证明仇某带其到唐金凤家中,听唐金凤讲加入爱搜索可以通过点击广告来获得收益,还可以获得上市的原始股,后来其花了13500元加入了爱搜索,又以丈夫、公公、哥哥、保姆等人的名义买了账户,还发展了22个人作为下线,购买爱搜索套餐的钱是直接付给唐金凤的。其带过一些人去仇某的厂里听丁忠亮和唐金凤讲课,还加入了唐金凤建的“天天向上”QQ群。

5、证人范某的证言笔录,证明2013年9月其通过倪某的介绍购买了2000美元的广告套装,后又以曹某、范某的名义购买了两份,吴林群是主动加入的。至今没有收回成本。

6、证人黄某的证言笔录,证明2014年春节宋某和其讲爱搜索的产品,后其通过宋某介绍认识了丁忠亮和唐金凤,小丁和小唐讲买了搜索产品可以做广告,发展会员可以拿销售提成,而且爱搜索公司2015-2018年会上市,到时可以拿原始股。其就先后以自己、亲友、邻居的名义花了30多万元买了12个爱搜索广告套装。其发布过3个广告,唐金凤前后打给其3万多元。

7、证人张某的证言笔录,证明其经史传美介绍认识了丁忠亮,丁介绍说可以通过点击广告、发展下线来获得收益,并可以获得上市原始股。其加入爱搜索后,又发展了徐某、陈某、蒋某、金某等人为下线。2014年春节期间,其和史某等人组织过传销会议,丁忠亮来做主讲。平时丁忠亮也经常和其联系,具体指导其怎样做爱搜索。其现在知道做爱搜索是传销活动,因为其知道除了发展新会员外没有钱可以得到,最后发展的会员肯定是受害者,本金是不可能收回的。

8、证人孙某的证言笔录,证明其是通过张某、丁忠亮的介绍花了14400元加入了爱搜索的,他讲可以通过点击广告、发展下线来获得收益,将来还有分红。其后发展了吴某、夏某、张某等人为下线,这些人成为会员后,又发展了其他人为下线。其曾经两次到香港参加公司年会和泰国旅游,还参加过丁忠亮在海安东海大酒店组织的传销活动。

其余证人证言略

五、被告人和涉案人员的供述与辩解

1、涉案人员白某(加拿大籍华人)的供述,证明:

①其是2008年11月加入注册地在美国的爱搜索公司(英文名:Acesse)的,2009年下半年来中国为爱搜索公司做销售推广,其现在已是“黑钻3”的级别,这个级别是爱搜索销售人员中最高的。

②爱搜索在中国的销售模式相当于直销模式,就是由购买广告套餐的会员推广销售广告套餐发展下线会员,下线会员再推广销售发展下线会员,这样会达到人数的倍增,迅速地发展和销售。爱搜索公司的经营模式是有奖使用和含权经营,就是购买了爱搜索公司的广告套餐后,还可以点击广告获得收益,另外获得销售收益一部分可以获得爱搜索公司的股票期权。2010年2月份到2011年6月爱搜索在美国受到司法调查期间停掉的,而现在中国的发展很好,爱搜索公司的业务和创造的流量70%在中国。

③爱搜索公司根据会员购买的广告套餐(分500、1000、2000、5000、10000美元五种)给予会员个人销售业绩点数、利润分享点数、广告点数。个人销售业绩包括会员自己购买的广告套餐、会员直接销售的业绩(提成15%)及所领导团队取得的销售业绩(提成1-5%)两部分,团队的层级从高到低有黑钻、蓝钻、钻石、白金、金级、顾问,层级越高获得的销售点数越多。如达不到一定的销售点数,当年的利润分享点数就作废。会员要交纳月费、季费、年费,只靠点击广告是不能获得超过交纳的会员费以外的收益的,但如果发展了下线会员,有销售业绩就会增加利润分享点数,会取得额外收益。随着个人利润点数的不断减少,每天通过点击广告的收入会不断减少,每天利润点数转化为美元会越来越少,最起码要二三年才能将利润分享点数转化为现金,在此期间会员还要交纳年费和月费,是不可能收回会员购买广告套餐的成本的。

④其参与爱搜索销售拿到手的约有一二百万美元,还有收益在个人的利润分享点数里面没有拿出来。

⑤其知道因没有直销牌照和营业执照,爱搜索到目前为止在中国做销售是不合法的,公司总裁2014年来过中国,想使它合法化,现在还没有落实。其和销售团队在推广销售广告套餐时肯定要回避这一点,否则就不好销售和发展了。购买广告套餐的会员的部分都不是为了利用购买的广告套餐发布广告,他们大部分都不发广告,而只靠点击广告是不会收回购买广告套餐的费用的,现在变成拉人头式的销售模式了,因为会员只有再发展下线才会取得额外收益。一些会员在推广销售的时候最大的问题就是发展新会员时,只强调点广告赚钱,使加入的会员认为只要点广告就会无限的取得收益,其实他们不知道只点广告是有上限的,就是拿不回所购买的套装成本的。

⑥其知道爱搜索在中国的销售不合法,但没想到在中国做的这么大,市场做大了,被市场推着走,为了规避风险就利用网络或者以面对面沟通的方式做推广销售,不做大规模的开大会的推广形式,不在中国的时候通过QQ和会员沟通讲解。其和江苏会员网上联系多一点,到海门来过二三次,都是丁忠亮邀请的,给新会员讲讲课。

2、被告人丁忠亮的供述,证明其2009年由朋友吴大庆介绍购买过爱搜索的广告套装,也发展了海安老家的张大志、倪桂来等人,后因爱搜索公司在美国受到调查就停止的。2011年8月,吴大庆的上线陆某老打其电话,说爱搜索在美国官司打赢了,现在又开始全球做销售。2012年3月份左右,陆某打其电话,说其上线白某到上海了,叫其去见个面。其去上海见面以后,白某、陆某给了其5个账号,叫其继续做爱搜索的推广。同年4、5月份,白某、陆某来海门和海安帮其做爱搜索的销售推广。同年下半年,和唐金凤结婚前,唐金凤也开始和其一起做爱搜索销售推广,其在外面做推广的比较多,唐金凤主要在家里和人家讲讲、做帮助会员注册转帐等事情。其和唐金凤发展会员的方式是:和发展对象个别沟通;建立“天天向上”等QQ群、微信群,给下线会员发一些爱搜索公司的资料;组织会员讲课,其和唐金凤在海门一共组织了4次,参加人员都是下线会员和一些发展对象,课主要是其讲的。其在海门主要发展了唐金凤、宋某这二条线。唐金凤(唐金凤侄女)没有做爱搜索的推广,她下线的人员是其和唐金凤发展的,有海安的刘某、海门的仇某,宋某的账号在其岳母陆某乙下面,下线有蔡霜、黄某等人。在海安其发展了倪某、张某等人。其还在海安等地组织会员会议,其去讲课的。其发展的爱搜索销售会员只有小部分有发布广告的需求,大部分没有;其没有看到哪个会员只点击广告能收回购买广告套装的钱。

3、被告人唐金凤的供述,证明:

①其和丁忠亮是2010年认识的。有一天丁忠亮的爱搜索上线会员打电话给丁忠亮说爱搜索在美国打赢了官司,现在又可以开始做了,后来丁忠亮到上海去了一次,拿到了3个爱搜索网站的ID号(16555、23388、23368)和密码。约从2012年6月开始,其和丁忠亮一起做爱搜索的销售。

②其销售爱搜索产品发展会员采取:面对面介绍;组织会员开会讲课,在(海门镇)解放路“星星之光”开过2-3次,在人民路光明路宾馆开过1次,在仇某的厂里开过1次,每次有30-40个人,会议的组织和费用是丁忠亮和其负责的;其建立了爱搜索会员QQ群和微信群,发信息和课程。

③其发展下线会员时,和他们讲点广告会有收入、有股权,实际上其知道点广告收入会越来越少,只有发展会员才会有多的收入。

④其和丁忠亮一起做爱搜索的销售,赚的钱是一起的。丁忠亮在外面跑市场的多一些,其帮会员转账结算的多一些。其和丁忠亮做爱搜索一共大概有100多万元的收入。

4、被告人宋某的供述,证明其是2013年2月由丁忠亮、唐金凤介绍加入爱搜索的,因为想赚销售提成就发展爱搜索会员。其先后以本人、儿子许某、儿媳陈某、女婿李某的名字购买了广告套装,一共有5个。其直接发展的人员有陈艳秋账号下的朱某、季某、杨某、麻某,许某账号下的施某、王某、蔡某、袁某,袁某账号下的李霜、黄某、秦某,其账号下的顾某,杨某等人。其参加过两次爱搜索的会议,都是丁忠亮、唐金凤组织的。其做爱搜索的收益大概有10多万元。

5、被告人仇某的供述,证明:

①2013年7月份,其找到唐金凤,唐金凤对其讲爱搜索公司是A+级企业,合法的,加入爱搜索会员后天天点击广告就有钱拿,新发展一个会员就有300美元。其觉得不错有钱赚,就投单注册了两个会员,每单2000美元,计13500元人民币现金交给唐金凤,唐金凤帮其注册了两个爱搜索账号。成为会员后二三天,其介绍了马某、王某、俞某、徐某等人成为其下线销售会员,后来其又发展了倪某、马某、徐某、陈某等人作为其儿子李某的下线,发展了陈某、其女儿李某、秦某、王某作为俞某、王某的下线,发展了陈某、袁某、姜某作为李某的下线,还发展了江某作为姜某的下线。这些发展的会员所交的会员费,其都叫她们直接给唐金凤的,具体由唐金凤结算。

②其对发展对象讲,这个爱搜索销售做做不错的,发展直接会员可以拿到15%的直接推荐奖,下线会员再发展会员还可以拿到3%的间接推荐奖,多做销售可以多得收入。其还组织了几次会员上课,地点都是在其位于货隆的公司里,丁忠亮讲课的,其也讲看到美国公司不错,鼓励大家加入爱搜索。其加入爱搜索一共取得10余万元。

六、海门市公安局出具的发破案及各被告人归案经过的情况说明,证明各被告人归案后均如实供述了自己的犯罪事实。

上述证据,均经庭审举证、质证,证据间均能互相印证,均具有证明效力,本院予以确认。

关于被告人唐金凤及其辩护人徐杰提出的被告人唐金凤是从犯的辩解和辩护意见,综合侦查机关提供的爱搜索的层级图、证人证言和被告人供述,本院认为:1、被告人丁忠亮在与被告人唐金凤结婚前就参与了爱搜索传销,因为其2012年至上海拿回了账号和密码后,海门等地的爱搜索传销活动得以大规模展开;2、海门市约200名爱搜索会员均是被告人丁忠亮的下线,被告人丁忠亮位于爱搜索层级的顶层,被告人唐金凤辅助其丈夫被告人丁忠亮工作,在发展爱搜索会员中所起的作用小于被告人丁忠亮;3、爱搜索传销在海安县的下线会员900余人系被告人丁忠亮单独发展,被告人唐金凤未直接参与。故被告人丁忠亮、唐金凤名下虽共有下线会员1100余人,非法获利也系夫妻共有,但对两被告人的定罪量刑应有所区别。故将被告人唐金凤定为从犯是恰当的,相关辩解和辩护意见本院予以采纳。

本院认为,被告人丁忠亮、唐金凤、宋某、仇某以推销商品等经营活动为名,要求参加者以购买商品等方式获得加入资格,并按照一定顺序组成层级,直接或间接以发展人员的数量作为计酬或者返利依据,引诱参加者继续发展他人参加,骗取财物,其行为均已构成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海门市人民检察院指控四被告人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性准确,应予支持。本案是共同犯罪,被告人丁忠亮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是主犯,应当按照其所参与的全部犯罪处罚;被告人唐金凤、宋某、仇某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是从犯,应当从轻或者减轻处罚。被告人丁忠亮、唐金凤、宋某、仇某在犯罪以后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是坦白,均可以从轻处罚。据此,被告人丁忠亮的辩护人施启兵、被告人唐金凤的辩护人徐杰、被告人仇某的辩护人黄华雷提出的相关辩护意见,本院均予以采纳。但本院虽认定被告人唐金凤为从犯,其所犯罪行不符合适用缓刑的条件,故其辩护人建议本院对该被告人适用缓刑的辩护意见,本院不予采纳。

为惩治犯罪,维护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秩序,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二十四条之一、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六条第一、四款、第二十七条、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第七十二条第一、三款、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丁忠亮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四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五万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二○一四年六月十二日起至二○一九年十月六日止。监视居住期间已依法折抵刑期。罚金自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二十日内缴纳。)

二、被告人唐金凤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三万五千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二○一四年六月三日起至二○一七年十二月二日止。罚金自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二十日内缴纳。)

三、被告人宋某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三个月,缓刑二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二万元。

(缓刑考验期限,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罚金自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缴清。)

四、被告人仇某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五千元。

(缓刑考验期限,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罚金自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缴清。)

五、追缴被告人丁忠亮、唐金凤违法所得,连同扣押于海门市公安局的被告人丁忠亮、唐金凤笔记本电脑二台、手机一部,暂存于本院账户的被告人宋某、仇某违法所得各人民币十万元,予以没收,上交国库。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江苏省南通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两份。

审 判 长  陆卫东

人民陪审员  仲家明

人民陪审员  项晓伟

二〇一五年四月十七日

书 记 员  蔡锋英

附:《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相关法律条文

第二百二十四条之一组织、领导以推销商品、提供服务等经营活动为名,要求参加者以缴纳费用或者购买商品、服务等方式获得加入资格,并按照一定顺序组成层级,直接或者间接以发展人员的数量作为计酬或者返利依据,引诱、胁迫参加者继续发展他人参加,骗取财物,扰乱经济社会秩序的传销活动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第二十五条第一款共同犯罪是指二人以上共同故意犯罪。

第二十六条第一款组织、领导犯罪集团进行犯罪活动的或者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的,是主犯。

第四款对于第三款规定以外的主犯,应当按照其所参与的或者组织、指挥的全部犯罪处罚。

第二十七条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或者辅助作用的,是从犯。

对于从犯,应当从轻、减轻处罚或者免除处罚。

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犯罪嫌疑人虽不具有前两款规定的自首情节,但是如实供述自己罪行的,可以从轻处罚;因其如实供述自己罪行,避免特别严重后果发生的,可以减轻处罚。

第七十二条第一款对于被判处拘役、三年以下有期徒刑的犯罪分子,同时符合下列条件的,可以宣告缓刑,对其中不满十八周岁的人、怀孕的妇女和已满七十五周岁的人,应当宣告缓刑:

犯罪情节较轻;

有悔罪表现;

没有再犯罪的危险;

宣告缓刑对所居住社区没有重大不良影响。

第三款被宣告缓刑的犯罪分子,如果被判处附加刑,附加刑仍须执行。

第六十四条犯罪分子违法所得的一切财物,应当予以追缴或者责令退赔;对被害人的合法财产,应当及时返还;违禁品和供犯罪所用的本人财物,应当予以没收。没收的财物和罚金,一律上缴国库,不得挪用和自行处理。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捍卫直销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hw712.com/32848.html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
没有账号? 忘记密码?

社交账号快速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