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仁堂换帅,质量问题频发的老字号企业路在何方?

同仁堂换帅,质量问题频发的老字号企业路在何方?

图片来自同仁堂官网

同仁堂人事调整终于尘埃落定

3月17日,北京同仁堂股份有限公司公告称,公司董事会于当日收到了公司董事长高振坤的书面辞呈,高振坤因个人原因,辞去公司董事及董事会所有职务。其辞任自辞呈送达董事会之日起生效。公司党委书记、董事、总经理邸淑兵在同日被全体董事一致推举为临时代行董事长职权。

高振坤为何请辞?实际上,早在2月22日,同仁堂就公告称,高振坤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公司将尽快召开董事会会议推举一名董事代行董事长职务,代行法定代表人职责。

董事长被调查,对于上市公司来说,可谓是杀伤力巨大的“黑天鹅事件”。然而,令人诧异的是,就在2月23日,同仁堂股价大涨7.34%,一度触及年内新高。“破而后立”,这家有着350年的老字号企业,近年来多次因跨界转型、质量问题上热搜。新一轮的人事调整,能否帮助这家老字号企业在困境中实现新突围?

董事长被调查 曾陷入“过期蜂蜜门”风波

公开资料显示,高振坤是河北安国人,1979年6月参加工作。2005年8月,任同仁堂总会计师;2006年3月,升任同仁堂党委书记。2015年6月起,同仁堂法人变更为高振坤,董事长也由梅群变为高振坤。2019年12月,高振坤再升任中国北京同仁堂(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

高振坤上一次出现在公众视野中,还是因为“同仁堂过期蜂蜜门”事件。2018年12月,同仁堂旗下子公司同仁堂蜂业瓶装蜂蜜的受托加工方盐城金蜂食品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盐城金蜂),被媒体曝光存在“回收过期蜂蜜、涉嫌更改生产日期”问题。

经同仁堂注册地大兴区食药局经调查认定,同仁堂蜂业2018年10月起生产的涉事蜂蜜中,有2284瓶流入市场,没收违法所得11.17万元,没收蜂蜜3300瓶。同时吊销同仁堂蜂业食品经营许可证,五年内不得申请食品生产经营许可。

2019年2月11日,北京同仁堂(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就“蜂蜜事件”发布公告,表示公司配合有关部门及时启动了对相关责任人员的调查,并作出严肃处理。经上级研究决定,给予中国北京同仁堂(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时任党委副书记、总经理、北京同仁堂股份有限公司时任董事长高振坤党内严重警告处分。同月,市场监管总局还直接撤回同仁堂“中国质量奖”称号,并收回证书和奖杯。

在这一轮舆论风波中,同仁堂的管理层出现了一波较大调整。其中,总经理刘向光、副总经理张建勋被免职,同时免去了宋卫清副总经理职务。张建勋同时也是同仁堂蜂业董事长,该职务同样被免除。此外,同仁堂蜂业总经理张阔海、副总经理王志永、韩会秀、胡艳红和盐城金蜂厂区负责人王志军均被免职。

多次因质量问题被“点名”

今年2月9日,同仁堂发布“蜂蜜门”最新事件进展,公司第八届董事会第十八次会议决议,通过了《关于子公司存货报废的议案》。根据议案,同仁堂蜂业召回有关蜂蜜产品及封存前期形成的库存蜂蜜产品,共计394.98万瓶(约合3200吨),账面金额5058.27万元。同仁堂已在2018年对以上存货计提了跌价准备。

尽管同仁堂方面宣称,过期蜂蜜事件对于公司“收入利润等财务方面影响甚微”。但多位业内人士均指出,“过期蜂蜜事件”将影响同仁堂“百年老字号”的金字招牌,进而对业绩造成更深远的影响。

同仁堂品牌始创于清康熙八年(1669 年),在 350 年来的传承发展中,“炮制虽繁必不敢省人工,品味虽贵必不敢减物力”成为同仁堂的古训。不过,近几年来,包括过期蜂蜜事件在内,同仁堂的产品在多省被通报质量存在问题,让同仁堂这块金字招牌面临不小压力。

2016年,同仁堂的翻白草、加味左金丸、熟地黄、(熟)骨碎补等产品被四川、山东等地监管部门抽检发现不合格。2017年,原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公布了22份不合格中药饮片名单,同仁堂旗下的四家公司涉及其中。2020年7月23日,国家药监局发布《关于25批次药品不符合规定的通告(2020年第50号)》显示,天津同仁堂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生产元胡止疼片(批号:JP24001)检出金胺O,被认定不合格。同年9月,经珠海市食品药品检验所检验,北京同仁堂健康药业(福州)有限公司生产销售的浙贝片含量项不符合规定。

质量问题频发,对于“世代以真材实料著称”的同仁堂而言,信誉和品牌面临的冲击是无形但又不可忽视的。

老字号玩跨界效果不佳

除了因“质量问题”频频上热搜,同仁堂近年来的“跨界转型”也备受关注。最近的一个出圈的跨界便是“同仁堂咖啡”。

2019年,同仁堂在北京部分门店,做起了咖啡生意,主要产品包括枸杞拿铁、罗汉果美式、肉桂卡布奇诺等。

同仁堂称,咖啡店只是其新零售转型的一个落地产品。在此之前,同仁堂推出新零售子品牌“知嘛健康”,旨在打造横跨象、食、养、医四大产品与服务,覆盖多元化购物休闲场景。

知嘛健康业务负责人俞睿曾表示,知嘛健康将打造大健康生态,将全国同仁堂门店的中医师和营养师全部接入平台,对用户的身体健康数据进行实时追踪,提供个性化的最优解决方案。

在跨界咖啡之前,同仁堂已经涉足药妆、凉茶、保健酒类,甚至是与中药关联度并不高的日化和母婴行业。

2003年,同仁堂就推出了“同仁本草”“伊妆”“丽颜坊”等系列中药化妆品。2016年,同仁堂高调宣布推出同仁堂凉茶和玛咖乌龙茶两款草本饮品,2018年,同仁堂相继再推出化妆品和卫生巾。

不过,从最近几年的成效来看,上述的转型话题性十足,但并未取得与话题匹配的收益。2016年,同仁堂科技年报披露,其托管的北京同仁堂化妆品有限公司年度净利润仅14.2万元。凉茶业务也因市场不买账出现滞销,经销商终止合作。

而目前,北京的“知嘛健康”门店的扩张也比计划中更缓慢,目前门店数量还停留在个位数。

守住质量底线是老字号多元化的品牌基础

老字号同仁堂为何要疯狂赶追风口跨界?

实际上,这也跟传统业绩进入瓶颈期有关。业绩的下滑,在“过期蜂蜜门”事件之后,表现得更加明显。

2019年,公司业绩出现自2007年以来的首次负增长,当年营业收入132.77 亿元,同比下降6.56%,净利润9.85 亿元,同比下降13.12%。2020年,同仁堂业绩仍在持续下滑,1-6月,营业收入、净利润分别同比下降16.11%、27.28%。

其中,主要的心脑血管类三大品种,包括安宫牛黄丸、同仁牛黄清心系列和同仁大活络系列,2019年共生产1981万盒,销售2533万盒,同比分别减少了27.61%和12.55%。

亿欧智库分析认为,受疫情影响,2020年同仁堂股份在前三季度的营收同期对比2019年以及2018年,依然是下降的趋势。一直以来,同仁堂都以中药为核心,将品类向大健康外延,是希望依托其强大、传奇的品牌优势,孵化出像云南白药一样成功的产品,通过提升消费者的购买粘性,给企业带来增长。

不过,这种类似快消品的打法需要企业自身有强大的品牌力,这也解释了为什么 “蜂蜜门”事件给同仁堂的销量带来了如此大的影响,也给逐渐停滞增长的同仁堂又一次重击。

此次同仁堂掌舵人的变更,二级市场上释放出来的股价“不降反升”的信号,或许也代表着长期以来外界对于这家老字号企业”不破不立”的期待。其中,光大医药团队就曾点评称,蜂蜜事件后,董事会免去了总经理和副总经理等共计3位高管职务,后续或将迎来管理体系变动,长远看也许是利好。

对于同仁堂这样的老字号企业来说,想要继续焕发生命力,光靠一杯咖啡、一杯凉茶或者一片面膜还是远远不够的,颠覆式的创新还是得依托于固有的历史文化价值和品牌形象的的重塑和延伸。企业的跨界转型,其安身立命之本在于质量,因此,提升内部经营管理质量是势在必行也是尤为关键的。

没有账号? 忘记密码?

社交账号快速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