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台酒上市在即,“原始股”纠纷不止

国台酒上市在即,“原始股”纠纷不止

正在冲刺IPO的贵州国台酒业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国台酒业”)被9名投资者告上法庭。 

 

据中国裁判文书网披露的多份民事裁定书显示,9名向河南省新乡市中级人民法院起诉国台酒业的自然人,分别是杨建广、孟庆葛、李泉翰、李达宁、解宏琴、康艳茹、刘淑侠、赵永贵、姜瑞合,诉讼原因都是企业出资人权益确认纠纷。

 

被他们同时起诉的对象,包括国台酒业、天津金创科技发展合伙企业(简称“天津金创”)、金士力佳友(天津)有限公司(简称金士力佳友公司),以及自然人张辉。其中,国台集团、天津金创是国台酒业的第一和第二大股东,合计持股比例超过60%。据了解,设立于贵州仁怀茅台镇的国台酒业,背后操盘方为天士力实控人闫希军家族,2017 年至2019年,国台酒业净利润从不到5000万元增至4.1亿元,增幅近8倍。2020年5月,国台酒业披露招股书,向IPO发起冲击。

 

在这背后,是千万国台酒业投资者的暴富梦想。2016年,国台酒业推出“股权激励、厂商联盟、国台共创、共享财富”计划,向社会公开出售原始股,并承诺上市之后投资者手里的原始股可获得高倍溢价,实现“一夜暴富”。股权激励之下,国台业绩起飞。相关数据显示,2017年、2018年、2019年,国台酒业营收分别为5.73亿元、11.76亿元、18.88亿元。

 

国台上市在即,原始股变现有望,大家都在狂欢,天津人杨建广却开心不起来。他却被告知自己2017年花费33000元购买的3300份国台酒业股票无效。

 

原因是2017年10月,杨建广将购买原始股的钱款打到了金士力公司账户,随后与金士力公司指定的有限合伙人、时任金士力公司营销总监张辉签订《委托管理出资协议》,由张辉代杨建广持有金创科技中的份额,再由合伙企业金创科技增资国台集团公司,待国台酒业上市后,持股股东可以获得股权溢价收益。也就是说,杨建广属于通过张辉间接持有国台酒业的原始股权。

 

但是2018年10月23日,张辉在杨建广不知情的情况下,退出金创科技公司。时隔一年之后的2019年12月,张辉告知杨建广,由于自己已经退出金创科技公司,与其签订的《委托管理出资协议》宣布失效,杨建广间接持有国台酒业的股份也就不存在了。

 

对于张辉未经自己同意的情况下私自退出有限合伙,一年后才告知自己,杨建广无法接受,于是将国台酒业、天津金创、金士力佳友公司,以及张辉上诉至河南省新乡市红旗区人民法院,请求判定张辉退出金创科技公司的行为无效、自己与张辉签订《委托管理出资协议》合法有效、确认自己间接持有国台公司股份3300股有效。

 

裁定书显示,不仅杨建广,还有孟庆葛、李泉翰、李达宁、解宏琴、康艳茹、刘淑侠、赵永贵、姜瑞合共8人因为同样的遭遇将金士力佳友公司、张辉告上法庭。

 

但令人唏嘘的是,上述9人的维权之路并不顺利。裁判文书网公示的一审民事裁定书显示,答辩过程中,张辉对本案的管辖权提出异议,称此争议应归为自己户籍所在地天津市管辖,河南省新乡市红旗区并非张辉住所地或经常居住地,故新乡市红旗区人民法院对本案无管辖权,请求将本案已送至天津市滨海新区人民法院审理。经新乡市红旗区法院审理,裁定张辉对本案管辖权提出的异议成立,该案将移送天津市滨海新区人民法院处理。

 

上述9人对一审法院的判决不服,在二审中对案件管辖权提出异议,主张撤回原审裁定,由河南新乡市红旗区人民法院管辖。不过,该诉求被河南省新乡市中级人民法院在二审判决中驳回。

 

1

发表评论

没有账号? 忘记密码?

社交账号快速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