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地警方侦办“动物世界”APP涉传销案:以网游为名发展下线

今年11月以来,全国多地警方针对一款名为“动物世界”APP发出预警。

这款网络游戏软件,打着“金融投资”的旗号,吸引了不少玩家参与。江苏省无锡市公安局锡山分局警方提示:“动物世界”APP实际上是把购买虚拟动物作为快速投资理财产品,并通过短期高额回报让群众受骗。其中部分虚拟动物的年化收益率高达1080%。

用户在该款软件平台付款抢购“动物”,经特定的培养周期后将“动物”售出,可赚取差价获利,号称5天赚15%,9天赚18%。玩家每天都需购买“太阳”后方可抢购“动物”。

用户还可以通过发展下线赚取“管道收益”。根据每个人的资本和介绍人数不同,分为普通玩家、驯兽师、动物园园主、盟主、龙王等不同级别,可获得1%~10%的收益提成。

11月19日,软件无法登录,玩家陆续报案。多地警方相继发出警情通报,以“组织、领导传销活动案”立案。据安徽六安市公安局官网消息,全国涉案地公安机关根据公安部部署,开展立案、侦办、抓捕等工作。

无锡警方称,这类骗局往往利用网络通信工具迅速发展人员,聚拢网络资金,一旦投资者变少,平台就没有足够的现金流支付高额收益,就会停止运营。

目前该案仍处于侦查阶段,相关组织者和核心骨干人员相继被警方控制。

多地警方侦办“动物世界”APP涉传销案:以网游为名发展下线

多地警方侦办“动物世界”APP涉传销案:以网游为名发展下线

四川警方发布警情通报。图源官网

以“培养动物”为噱头的网络传销

11月19日前后,每日固定的动物抢购时间,很多玩家发现,动物世界APP登录不上了。三天后,11月22日,四川省雅安市荥经县公安局针对该情况发布了一则警情通报。

荥经县公安局称,针对动物世界APP的情况,以组织和非法领导传销罪立案侦查,并对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的核心骨干人员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荥经县公安局告诉新京报记者,该案目前仍在侦查中。自11月22日发布警情通报以来,已接到大量玩家的报警电话。

佛山、无锡等多地公安局也接连发出警情通报,提醒用户注意和防止上当受骗。

据安徽六安市公安局官网12月21日消息,针对该案,全国涉案地公安机关根据公安部部署,开展立案、侦办、抓捕等工作,主犯王某、檀某、张某、徐某等组织者已被四川警方抓获归案。

该款APP崩盘后,玩家组建了大量维权群。记者获取的一份维权统计表格显示,一维权群中有近200人进行登记,其中被套牢资金最高的达93万元。

如今该款APP被各网站禁止下载,软件页面也无法显示。据多位动物世界的玩家介绍,“动物世界”APP出售包括“梅花鹿”、“金丝猴”、“中国龙”在内的10种虚拟动物,游戏明确规定每种动物的价值、合约时间和收益率,动物的培养周期从1天到15天不等,收益率最高的达30%。所谓“培养”,即用户购买动物后等待固定周期,便能以更高价转手卖出,赚取差价。

多地警方侦办“动物世界”APP涉传销案:以网游为名发展下线

多地警方侦办“动物世界”APP涉传销案:以网游为名发展下线

“动物世界”APP界面。图源受访者

预约是第一步,用户花钱购买“太阳”后才有资格进行抢购预约,太阳只能通过私人转账的方式向自己的上级,即群主购买。平台每天会放出一定数量的不同种类虚拟动物,数量有限,一天固定的10场抢购时间,预约成功后,一个账号每个场次只能抢购一种动物。

以平台价格最高昂的“中国龙”为例,用户消耗48个太阳(即48元)提前进行抢购预约后,每天15:55开抢,留给玩家的抢购时间仅有五分钟,“中国龙”金额在8001元到24000元不等,玩家抢到一条8001元的“中国龙”之后,经过15天的培养周期后若转手卖出,玩家能获得30%的收益,即2400元。

今年7月,在一个麻将群里,贵州贵阳的林燕燕第一次接触到“动物世界”APP。

林燕燕花了500元试水,买了平台最便宜的动物——“报喜鸟”,三天的培养周期后,动物卖出,赚了45元。当天下午,她又立即花8000元买入一条“中国龙”,半个月后卖出,赚了2000多元。

平台实行等级制,发展下线获取收益提成

林燕燕下载软件后,就被推荐人拉进名为“樊姐姐暴富区”微信群。

每天一到抢购时间,玩家们都会守在手机前准备开抢。多位玩家提到,在11月之前,该款软件动物抢购堪称火爆,“到了那个(抢购)时间段,一直点,几天抢不到一个”,林燕燕说。

群主会建议玩家注册多个账号同时抢购,微信群内还衍生出了代抢的业务,抢购成功收取特定佣金。“投资”资金不足,群主也会极力劝说成员进行网络借贷套取现款。

为抢动物,林燕燕准备了两部手机、开了8个账号。她通常以购买龙为主,偶尔会买大红鹰、金丝猴,都是利润高的动物。收获丰富的时候,她光是每天辗转于8个账号间收付款,就要花上一个小时的时间。

除卖动物获得的收益,拉人头也是一种获益方式。根据每个人的资本和介绍人数等因素,平台分为普通玩家、驯兽师、动物园园主、盟主、龙王等不同的级别,达到驯兽师的级别后,就可以拿到1%~10%的“管道收益”。

多地警方侦办“动物世界”APP涉传销案:以网游为名发展下线

多地警方侦办“动物世界”APP涉传销案:以网游为名发展下线

“动物世界”APP利润来源,图源受访者

林燕燕所在的“樊姐姐富人区”的微信群中,群内有500人,按照动物世界的级别划分,群主樊芸属于团队中的“动物园园主”。

抱着“有钱大家一起赚的想法”,林燕燕将自己的推荐二维码给了哥哥嫂子表妹等5位亲戚,将他们拉入“樊姐姐富人区”,他们都成为了樊芸的团队成员。

按照平台规则,被林燕燕“拉入阵营”的这些人,他们卖动物获得的每笔收入林燕燕都能额外获得10%的提成——任意一个人赚了3000元,她的个人账号上就能自动到账30元的“动态奖励”。

“我想要每天收入破千,甚至是两千,就会想努力去推广了”,大学生杨琳最初加入的时候,5000元的本金投入,一天能收益几百块。

玩动物世界一个月后,她也把家里的亲戚、同学介绍进来。她的九位同学每人出几百上千元,凑了一万多元给杨琳共同“投资”,很快,杨琳发展了包括亲戚、同班同学在内的10多名“下线”。

一份“动物世界”APP内部使用说明称:所有跑路的平台,无一例外,都是钱被锁定在平台里不支持提现,或者系统不支持现有收益,平台才会圈钱跑路。

而“动物世界”平台这种买家和卖家一对一实名付款,钱在会员之间流动的运作模式,被其用来为平台的安全性吹嘘:“公司不碰钱,没有圈钱的可能”。

在多个“动物世界”APP的微信群中,当玩家出现动摇心理的时候,群主都会向群成员介绍平台的三年规划:会发展虚拟货币,两三年后再继续发展实体,集成拥有巨大会员数量的团队,“那才是真正赚钱的时候”。

在“团队长”的朋友圈内,不乏类似的“暴富”文案:“恭喜荣升驯兽大师,开启管道收益。一个月躺赚好几万妥妥的。”“买房了,首付39万,动物世界全报销。”

11月初,林燕燕一鼓作气追加投入:20万元本金,此前四个月赚得的8万元利润,再用信用卡刷了2.5万元,总计超过30万元投入其中,“全部买龙”。她的8个账号里买了十几条“中国龙”,单价从8千元到1万2不等。

多地警方针对此类平台发预警信息

杨琳既没有等到新投入的12万元利润的收获,也没有等到新发展的下线带来的利益收成,11月19日,准备继续抢购的她发现软件登录不上。多个微信群里,玩家也都发现了这一情况。系统瘫痪后,“动物”卖不掉,成本收不回,众多用户的资金都被套牢在平台中。

商州市公安局11月23日发出预警通告称,该平台运营公司位于安徽合肥。直到目前,该软件的众多玩家们仍无法查到APP的确切运营商,警方以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控制了部分核心骨干人员。

林燕燕所在群主樊芸告诉新京报记者,目前正在配合贵州警方接受调查。否认了自己拉人头的收益,并称自己同为受害者,在该款游戏中也损失几十万元,包括数万元的本金。

多地警方侦办“动物世界”APP涉传销案:以网游为名发展下线

多地警方侦办“动物世界”APP涉传销案:以网游为名发展下线

一个微信群内登记维权人员有200多人。图源受访者

西安市公安局一负责该案的民警提到,类似的资金盘骗局十分常见,他提醒,投资者不要贪图小便宜,非银监局、证监会等正常监管的产品,其投资产品的涨跌、价格变化平台都可以自行操控,风险极高。

事实上,在今年11月初,青海祁连县警方就“动物世界”“落马交易所”“拇信”等多款网络投资平台发出预警,称疑似涉嫌非法集资罪。在动物世界崩盘之前,今年8月,央视也曾曝光造成6000多人受骗,涉案金额达上亿元的云养猫“喵喵”APP,记者发现“动物世界”APP与“喵喵”APP有着如出一辙的运行规则。

反传销人士李旭认为,该款游戏设置2000元的门槛、层层返利等情况符合传销缴纳入门费、拉人头、团队计酬的特征。

“借新还旧,前面入场者赚取后面入场人的钱,一旦入场者速度慢或者人数减少,就会崩盘”。李旭称,该种资金盘也被称为互助盘,像击鼓传花一样,将入会者的钱层层传递,如果没有人接盘或者操盘者跑路,后面进场者就血本无归,也称庞氏骗局。

李旭称,传销转战互联网,异地模式越来越少,网络传销门类也直线上升。常见的有互助盘,共享经济和打造区块链等资金盘。因为互联网传销传播速度快,跨区域、难取证。通过微信转账的方式也让其更加隐蔽。

而像“动物世界”这类游戏中,采取“钱不经过平台,直接打入用户账户”的这种方式,实际上是平台方为规避风险,让后期警方追查时难以掌握其资金流向,“要是经过平台,就很容易查到钱转到哪里去了”,李旭称。但是平台能够通过用户购买“太阳”这种收取手续费的形式获利。

(文中林燕燕、杨琳、樊芸为化名)

0

发表评论

没有账号? 忘记密码?

社交账号快速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