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电商蜜源APP承认违规收集个人信息 曾被质疑涉嫌传销

“在家里什么都不做,转发一些购物链接就可以获得返利,一个月就可以挣到几千元,碰到双十一或者双十二这样的节点,月入过万没有问题。”在互联网骗局层出不穷的今天,这样的“好事儿”到底存不存在?很多沉迷于社交电商的人们可能会给你肯定的答案。

通过各种拉粉手段和购物返利的模式,社交电商在最近几年大行其道。以这个领域的头部玩家蜜源为例,其就声称在短短三年时间用户注册突破2000万,年度GMV实现269亿元。

不过,在高歌猛进的背后,质疑的声音也此起彼伏。在外界看来,社电商的所谓“拉新裂变”、设置普通会员、专营会员、层层升级返点等手段,更像是网络传销的变体。

2019年3月,社交电商平台“花生日记”因设置会员层级最多达51级,累计收取佣金超过4.5亿元等涉嫌传销(直销)违法行为,被广州市市场监管局累计罚没7456万元。

那同样通过社交化模式进行推广的社交电商蜜源是否存在涉嫌传销的风险?时代数据联系到蜜源,其公共事务部人士给予否认,并表示蜜源零门槛、零投资,不需要缴纳入门费、“人头费”,也不存在团队计酬。但同时时代数据采访多位熟悉相关业务的律师,在深入分析蜜源的模式之后,多位律师均表示蜜源“不能排除其传销的嫌疑”。

就在蜜源被质疑涉嫌传销的同时,蜜源又爆出侵犯用户隐私。12月21日,工信部网站发布关于侵害用户权益行为的APP通报(2020年第七批),蜜源因为违规收集个人信息赫然出现在名单之中。

事实到底如何?时代数据对此展开了调查。

购物返利,蜜源大量发展会员

公开资料显示,蜜源成立于2017年,是一款导购类APP,用户可通过平台搜索优惠券,找到优惠券后可从蜜源进入到淘宝等平台购物,同时通过社交关系链对商品进行传播销售,获得返利。

从营业额来看,2018年年底蜜源总GMV(交易总量)仅为53亿元,然而增长速度惊人,到2019年底,蜜源总GMV已经达到269亿元,用户规模突破2200万,成为该领域的头部玩家之一。

作为后电商时代的“新物种”,社交电商在近两年俨然成为风口,短期内涌入大量玩家,而蜜源一家毫无巨头背景的创业公司在短短3年时间内,从最初的3位原始用户成长到如今突破2000万注册用户,这一发展速度不可谓不快。其飞速发展背后是何种模式助其突围?

时代数据从多名蜜源用户处了解到,如果没有邀请码,用户无法注册蜜源。而每个邀请码所属特定的团队。

当用户A通过在群聊、朋友圈发布各种商品的优惠链接,邀请更多的人通过蜜源购买商品,如果用户B通过链接下单,那么用户A也可以获得不同额度的佣金,可能是几分钱,也可能是几块钱。

据了解,为了帮助用户引流、裂变,蜜源打造了号称电商界黄埔军校的商学院。时代数据在蜜源app首页的商学院板块检索到一篇名为《增粉话术及背后的逻辑思维》的文章,该文章教授用户针对七大类人群使用一些可复制话术来达到增粉的目的,其中,文中举例的七大类人群包括身边熟悉的亲朋好友;平时联系较少的朋友;白领人群;个体户以及有一定自己资源的人;重视宝宝需求的宝妈;陌生人以及出租车/网约车师傅。

《增粉话术及背后的逻辑思维》文章中陌生人板块的部分内容

当每个注册用户会拥有自己的上级,也能通过邀请别人发展下级,该过程不断重复,从而不断产生新的注册用户。

蜜源能在短时间内快速收割千万忠实用户,并创下惊人的GMV,离不开上述拉新裂变模式的推广。

基于飞速发展态势,蜜源在三周年之际提出升级计划,6月28日,蜜源对外发布了“效能革新”战略,并定下未来三年服务1亿人、创造1000亿GMV,打造世界级社交电商内容导购平台的战略目标。

成为运营专员“拿无限”佣金

据了解,蜜源app将用户分为vip和运营专员。普通用户只要注册即可成为vip。

12月7日,时代数据登录蜜源app,在其首页的“赚钱计划”栏目中了解到,vip所享的权益包括邀请好友(好友下单可享8.74%奖励),自购赚佣(自购/分享下单赚佣100%)等,而如果vip升级运营专员,可获得权益即可升级。

升级后的权益包括购物奖励(下单返现提升近1.5倍),推荐好友(分享下单最多返5倍),“培养奖励(享直属团队奖励的25%)”、“团队奖励(享整个团队20%奖励)”、“管理奖励(享间接团队奖励的8.47%)”

不过,普通用户想要升级为运营专员需要满足一定条件。该平台信息显示,升级途径一共有三种,都对直接有效邀请粉丝数量以及个人今日结算预估返利金额提出了具体要求。

而运营专员和vip用户的收益更关键的差异在于佣金上。时代数据以消费者身份联系上多名已经有上百名“粉丝”的运营专员,运营专员表示普通用户只能拿到直接邀请粉丝的返利,而“你升运营就可以拿无限”,不仅自己购买商品可获得佣金,下级购买商品可以获得佣金,下级的下级购买商品自己也可获得佣金。

“大神级别的都是别人给她赚钱啦”其中一位运营专员对时代数据称,“我又不爱勉强别人注册这个,我自己爱买就分享一起买”,当时代数据询问到每个月收益能达到多少时,该运营专员表示“一个月3—4千吧,双十一1万。”

而在该运营专员向时代数据分享了一个学习如何使用蜜源的视频,视频中,有一个运营专员当天的预估收入达到272.29元,而本月预估收入达到1.3万元。

而正是层级返佣模式,让蜜源陷入了传销争议之中。

值得注意的是,此前就有媒体报道称,社交电商蜜源APP进入部分高校,发展在校大学生“拉人头”赚钱,对此,有高校老师称,校内已有不少学生沉迷于此、达到“走火入魔”的地步,开始旷课去专心“拉人头”。时代数据注意到,7月29日,在微博上更有用户晒出聊天记录,其声称表妹被拉进蜜源群,群主以鼓励大学生创业的名义大肆号召学生拉人头,编造创富神话。

就上述问题,时代数据联系蜜源(广州)新媒体科技有限公司,其公共事务部人士否认了蜜源在校园地推活动。

多家社交电商平台涉嫌传销犯罪

随着互联网流量红利逐渐消失、线上获客成本的不断攀升,不少平台将去中心化、准入门槛低的社交化推广作为收割流量的法宝。

数据显示,2019年我国社交电商市场规模达20605.8亿元,同比增长63.2%;消费者人数达5.12亿。目前,社交电商已经成为仅次于自营电商、平台电商的“第三极”。不过,在社交电商发展过程中,“涉传销”问题也成为悬在行业从业者头顶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主任曹磊认为,社交电商中存在着商品推荐多级返利、以社群方式运作计酬等问题,这些问题与《禁止传销条例》规定的拉人头、团队计酬、多级返利极为相似。

反传销专家李旭在接受媒体记者的采访时表示传销行为有三个主要特征:第一,交纳或变相交纳入门费,即交钱加入后,可获得计提报酬和发展下线的“资格”;第二,直接或间接发展下线,即拉人加入,并按照一定顺序组成层级;第三,上线从直接或间接发展的下线的销售业绩中计提报酬,或以直接或间接发展的人员数量计提报酬或者返利。只要具备“交入门费”“拉人头”“组成层级团队计酬”三点,就可以认定涉嫌传销

时代数据梳理发现,2017年,“云集微店”因以“交入门费”、“拉人头”和“团队计酬”的行为开展运营,涉嫌传销,被市场监管部门罚款958.4万元。2019年3月,社交电商平台“花生日记”因设置会员层级最多达51级,累计收取佣金超过4.5亿元等涉嫌传销(直销)违法行为,被广州市市场监管局累计罚没7456万元。今年以来,从社交电商“斑马会员”相关公司涉嫌传销被法院冻结3000万元的消息引起关注,到粉象生活因资金提现限额问题一度被传出因会员制度问题被冻结资金3800万元,再到淘小铺运营方广州三帅六将教育科技有限公司及相关公司等因涉嫌传销被冻结4400多万元,已有多家社交电商涉嫌构成传销违法行为,而受到相关部门的处罚。

那同样通过社交化模式进行推广的社交电商蜜源是否存在涉嫌传销的风险?蜜源公共事务部人士给予否认,其表示,蜜源平台不存在向用户收取“入门费”情况,绝大多数的用户的目的以自购省钱为主,而并不是以赚钱发展下线为目的。而平台区分运营专员和普通会员的目的是在于分辨谁是以自购为主的用户,谁是以自身来进行推广的用户。对于蜜源来说,一方面运营专员实际地在帮蜜源推广产品,另一方面运营专员直接面对消费者,有一个答疑的过程,等同于成为蜜源的客服,因此公司愿意拿出一部分利润来奖励这些用户。

并且,上述公共事务部人士表示,虽然老用户可以通过推荐新用户购买下单而获得返利,且新老用户所属同一个运营团队,但新用户和老用户之间并不是“塔式”的层级关系,而是平级。

而针对蜜源这一运营模式和其他受罚的社交电商的运营模式十分相似这一问题上,上述人士表示蜜源并不想评论同行,也并不了解他们的内在逻辑,不好评论。但他本人作为一个从业者,认为有一个需要指出的事实是被处罚的企业大都做了一个共同的行为,入门费或者入门礼包。

不过,多位不愿具名的法律人士在接受时代数据采访时表示,并不认同蜜源的运营模式与其他违规的社交电商模式的本质区别仅在是否收取入门费这一问题上。“此前花生日记受处罚,根据公开的决定书,涉嫌传销的事实主要是集中在两块,一块是收取入门费,一块就是这种层级返利得团队计酬。”律师指出,在蜜源的业务逻辑中,最具传销风险的是其层级返利模式。

上述法律人士告诉时代数据,“传销中的拉人头,是指通过无限制的拉新用户,并且将用户组成金字塔的层级结构,层级之间根据缴纳的入门费或者业绩佣金进行返利。蜜源这种模式,存在这种嫌疑,其运营商有直接邀请和间接邀请的用户,通过推荐他人购买商品获得相关的返点,间接推荐本身意味着没有直接推荐关系,却依然能够从他人的推荐奖励中获得返点,与传销中的层级性返利很像。”

在入门费这一问题上,上述法律人士指出,传销本身分为两种,一种是违法违规的,一种是涉嫌犯罪的,像这一种以淘宝的商品购买业绩作为返利依据或佣金计算依据,没有收取相关入门费的模式,应该定义为并不涉嫌犯罪的团队计酬式传销,也就是违规式传销。

不过,上述法律人士也表示,并不是所有层级返利模式都涉嫌传销,在一些理财产品销售团队中也是金字塔结构,也有层级性返利。这两者的根本区别有两点,第一,传销的模式是无限制的层级返利,对准入者没有任何实质限制,整个金字塔模式结构是无限制扩张的,而一些理财产品销售团队中的结构往往是固定的销售团队,虽然也有人员的加入和离职,但整个结构是基本固定的。第二个区别是传销中的层级性返利,利润来自下线成员的业绩或者入门费,正常返利中的利润,往往是平台或者商家的补贴或者让利。

另一个值得注意的信息是,据天眼查显示,蜜源(广州)新媒体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7年5月23日,实缴资本为100万元,该公司黄顺清担任执行董事兼总经理,从股东结构来看,广州智图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持股51%,广州不易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持股49%。

时代数据注意到,公司成立至今,蜜源进行过6次股东变更,其中作为历史股东与历史法人代表的郝占领两进两出,并且与此前运营模式被认定传销的花生日记股东郝占领同名同姓。

蜜源登工信部通报违规收集个人信息

12月21日,工信部网站发布关于侵害用户权益行为的APP通报(2020年第七批),根据工信部近期组织第三方检测机构对手机应用软件进行检查显示,督促存在问题的企业进行整改。工信部在通报中显示,此次监测发现,APP未经用户同意,私自收集设备MAC地址信息;将用户个人信息发送给第三方SDK的问题较多。

记者注意到,在此次通报的存在问题的app中,蜜源因为违规收集个人信息,被列入批评名单。

对此,蜜源方面承认确实存在违规的问题。“蜜源在收到工信部的通知,排查后发现存在用户明确授权前读取了用户MAC地址的场景。其场景为用户授权前,点击隐私协议界 面,第三方SDK读取。”上述蜜源公关部人士对时代数据表示,现在公司成立专项项目组进行整改,通过和工信部检测机构沟通明确问题和方案,近期更改此项场景的缺失并上线。 

0

发表评论

没有账号? 忘记密码?

社交账号快速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