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销市场两度遭遇存亡危机,如新的直销之路为何始终备受质疑?

迄今为止,在中国直销市场运作时间长达二十多年的如新,已经先后陷入到两场关乎于企业存亡的“危机”之中。一次发生在2014年,另一次发生在2019年。

直销市场两度遭遇存亡危机,如新的直销之路为何始终备受质疑?

第一场危机:《人民日报》三批如新
 

1984年,目前已身居美国五大直销商之一的如新公司成立于美国犹他州普洛沃市,1996年,在纽交所上市,业务遍及亚洲、美洲、欧洲、非洲等全球近50个市场,是一家深耕个人保养品和营养补充品的跨国企业。

如新,也是最早进入中国的直销企业的之一,1998年,如新在中国建立工厂和研发中心;2002年,如新在中国成立第一家实体店铺;2003年,如新正式进入中国内地市场;2006年,如新获得直销牌照。据了解,中国市场的销售收入占如新全球的总收入达1/3,是其规模最大、增长最快的市场。如新(中国)日用保健品有限公司是如新集团在中国设立的全资子公司,成立于1993年3月28日,总部在上海。

但在业绩无限风光的背后,如新在国内市场的运作早已饱受诟病,2014年1月15日至17日,《人民日报》接连刊发《看“如新”怎样编织谎言》、《看“如新”怎样攻陷人心》、《“如新”公司在美国屡遭处罚斯坦福大学公开与之决裂》三篇报道,三批如新,称如新夸大宣传、涉嫌传销。报道指出,如新“宣传虚假信息、组织聚会洗脑’”、“入行需先买500元产品,发展下线可一直晋升至‘寰宇领袖’”。同时,相关文章揭露了如新直销商捏造传播政府工作报告内容;宣传册“基因重设”技术纯属编造,所谓“科研顾问”只挂名不做事;偷换“广告”与“报道”概念;大型聚会“洗脑”,利用群体效应进行精神控制等涉嫌传销

《人民日报》在文章中还重点提及到了“如新精神”:在所谓“如新精神”的诱导下,人们逐渐丧失自我,沉迷于所谓的“事业”,埋头盯着公司为他们描绘的“大饼”。他们透支着自己的社会关系,透支着亲情友情,逐渐变成一个亲朋避之唯恐不及的人。当他们的人脉耗尽,“事业”就面临失败。这时,当初号称“复制就能成功”、“分享改造人性”的如新,并不会来拉他们一把。他们就如同没有价值的“垃圾”,被远远抛开。等待他们的只能是生活、心灵的双重打击。而如新还在说,“这些人心不诚,不渴望成功”。

随后,国家工商总局、商务部均作出回应,将对如新展开调查。该事件很快影响到海外,如新股价暴跌,并且,美国陆续有8家律师事务所发布声明,称将代表投资者对如新提起诉讼。是时,有媒体认为,如新可能再次成为做空机构目标。

在报道期间,如新公司方面也发表了《声明》,声称:“出现在《人民日报》上的文章含有不准确和夸张的内容,并不能反映如新在中国的业务活动。记者没有尝试与如新核实任何信息。我们不相信这篇文章是政府专门调查的结果。”

时间来到1月22日,在成为众矢之的后,如新在舆论的围攻之下作出妥协,宣布将暂停在中国地区的促销会议和新分销商的招募,并真诚地为经销商未经授权的行为道歉。如新进一步表示将纠正这些行为,对中国雇员进行进一步培训。

但显然,此次事件并非道歉就能平息得了的。接下来,国家工商总局对此进行调查后发现,如新在经营活动中存在超产品范围从事直销、夸大产品功效宣传等违法违规行为,其个别销售人员存在擅自直销、欺骗及误导宣传等违法违规行为。

据此,国家工商总局依法对如新公司及相关当事人的违法违规行为作出处理,在这起事件当中,如新累计被罚款共计486万余元。

直销市场两度遭遇存亡危机,如新的直销之路为何始终备受质疑?

上海市工商局对如新公司以直销方式销售非备案直销产品的行为,处以没收违法销售收入311.4万元、罚款15万元的处罚;对如新公司的夸大宣传行为以及其部分销售员工的欺骗、误导宣传等行为,责令如新公司改正,并处以罚款10万元的处罚;行政约谈如新公司,督促其落实整改要求,加强内部管理,依法合规开展经营。北京市工商局对如新公司6名销售员工在固定场所之外向顾客推介销售如新公司产品的行为,处以没收违法销售收入136.8万元、罚款13万元的处罚;责成如新公司北京分公司对有关“工作室”进行全面清查、整顿和规范,关闭涉嫌违法违规的“工作室”,加强对销售人员的宣传、培训及监督。

从此以后,不少人提到如新最先想到的数字是“486”,而不是“642”。

因违规经营而受到重罚后,如新公开表示,将积极落实和改进,并持续不断加强对销售人员的行为教育及规范。

但有意思的是,目前如新官网曾发布过的公告可供查询的时间截止到2015年,似乎2015年之前的历史都已被其抛之脑后,而不是引以为戒。

以至于在这起处罚发生的四年后,还有网友在领导留言板上对如新进行质疑与投诉。

如新在中国国内的运作备受质疑,而在美国,运用金字塔式的多层发展经销员模式也同样是违法的,美国各地司法机关也曾不止一次地对如新公司提出过有关指控。

1991年,美国有6个州的司法机关对如新公司展开调查,内容包括其对产品进行虚假宣传、夸大销售利润以及多层发展经销员。1992年初,如新公司赔钱平息了5个州的指控,包括向经销人员退还90%货款、改正宣传方式等。1994年,经FTC调查,如新公司因夸大产品功效和经销商利润,被罚123万美元。1997年,FTC指控如新公司对其减肥、促进肌肉生长等产品进行不实宣传,如新再次向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交付150万美元罚款。

直销市场两度遭遇存亡危机,如新的直销之路为何始终备受质疑?

康涅狄格州总检察长也曾对如新公司误导经销人员、进行违法传销的做法提起过公诉。这位总检察长表示:“以金字塔层级形式吸收会员,将盈利主要建立在收取会费、抽成,而不是销售产品上的经营手法,就是违法传销。”

第二场危机:如新果汁与业务员之死

2019年年初,随着权健事件的不断发酵,国内的直销行业正处于风雨飘摇之中。就在这样的背景下,一则内容涉及“34岁如新直销员林丽(化名)因感冒不就医,喝如新果汁离世”的新闻被曝出后,如新也一度被送到了舆论的风口浪尖,以至于今天,还有不少人也把如新看作是与权健、华林等具有同样性质的所谓的“直销企业”。

2019年3月18日,《北京青年报》报道,直销企业如新公司一名业务员林丽(化名)于3月2日因肺部严重感染抢救无效死亡。她此前多次发烧,但始终没有吃药,也不去医院看病,而是选择一直喝如新果汁、吃如新产品。

2016年,林丽产后外出聚会时认识了一名如新“导师”,2018年起,林丽开始大量购买如新产品,包括胶囊、固体饮料、g3果汁等,在日常生活中,已经把如新产品“当饭吃了”。“千万不要去医院”——丈夫认为这句话是导致妻子林丽去世的始作俑者,而向林丽灌输这句话的正是林丽在如新的上级,也就是所谓的“导师”。以至于林丽一直认为g3果汁无所不能,发烧喝g3果汁、感冒喝g3果汁,无论身体有任何的问题,喝g3果汁都能解决。除了对如新产品的坚信不疑外,林丽也表现出了明显的质疑和反对现代医学、认为医生和医院无用,以及明显的反疫苗倾向,但与此同时,她却认为如新的产品和如新的老师是“无所不能的”。

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张新年律师在相关报道中指出,在如新产品的销售过程中,有关销售人员涉嫌夸大其词、虚假宣传、神话产品功效,误导消费者盲目地购买产品的情况,构成欺诈甚至诈骗,应当按照《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的规定承担商品价款3倍赔偿的民事责任,有关部门应介入调查查处,加大监督力度,给予行政处罚。

事件发生后,在3月18日晚,如新(中国)日用保健品有限公司发布声明称“高度关注此事,对逝者表达最沉痛的悼念,对其家属表达最深切的哀悼”,并“成立了以如新中国区总裁牵头,会同公司7大部门组成的专案小组并立即采取调查措施”。

3月20日,林丽的家属与如新公司在北京举行沟通会。同日,如新在官网上发布了一封《关于媒体报道事宜的跟进通报》,称已经采取了与涉事经销商解除合同、终止合作,商德部门加强不定期走访、暗访等方式普查全国经销商的合规经营情况等措施。

3月21日,林丽家属律师方也发布了一份声明:1.事件发生至今如新公司一直推诿责任、漠视声明的态度,受害人家属对于如新作为上市公司的这种行为表示强烈不满;2.对于如新公司产品的虚假宣传、人员洗脑、排斥现代医疗科学的行为导致此次悲剧的发生,如新公司务必给受害人家属一个调查结果;3.受害人家属将针对如新公司戕害生命行为已保留的充分证据,并将向公安机关报案,追究刑事责任;4.受害人家属将向工商行政部门进行举报,其产品涉嫌虚假宣传行为;5.受害人家属将成立联合律师团向美国提起诉讼。

3月27日,界面新闻从如新果汁事件受害人家属处获悉,当事人家属已经向北京市12345市长热线对如新进行投诉举报。举报主要内容包括:1.虚假宣传导致耽误就医致当事人死亡;2.反医学,反科学,反人类的歪理邪说培养大量经销人员,危害社会和下一代;3.披直销的外衣做传销;4.举报人有大量如新非法资料,上交相关监察部门。家属方称要求12345把反映情况转给相关职能监察部门,并表示相关部门已经联络举报人,收到举报人反映材料和诉求。

3月28日,如新发布《联合声明》,表示已和家属就善后事宜达成共识,如新公司将继续致力于强化经销商行为规范和监督、教育。

3月29日,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就该声明向林丽家属一方的代理律师张晓玲求证,张晓玲告诉记者,3月28日凌晨两点死者家属与如新公司就善后事宜达成共识。张晓玲表示:“作为代理律师,我只能尊重当事人的选择。也希望一个鲜活的年轻母亲的生命,能唤醒大家对直销业的正确认知,并督促有关部门加强对行业的监管。”

至此,轰动一时的“如新果汁事件”告一段落。

“今日说法”栏目后来也对如新公司旗下所谓的“能治病的果汁”进行过曝光。

“如新果汁事件”发生之后,看到相关新闻的方芳也很快联系到了《北青报》,讲述了自己在过去四年里的经历——吃了四年如新产品,最终却由“红斑狼疮”变成了尿毒症。据报道称,一提起这件事情,方芳就难过,“我得的是慢性病,他们说能治好,我当然想试试。”那一年方芳才不过24岁,“我还这么年轻,我想活下去。”2019年5月16日,据方芳透露,邯郸市场监督管理局已经受理了其对如新公司虚假宣传以及涉嫌传销的举报。

直销市场两度遭遇存亡危机,如新的直销之路为何始终备受质疑?

在本篇报道中,我们了解到了如新在国内直销市场所历经的两次危机,在下篇报道中,我们将把视线的焦点投向如新的受害者们的身上,请继续关注头条资讯平台。

1

发表评论

没有账号? 忘记密码?

社交账号快速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