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商张德华的人生滑铁卢:从身价数亿明星村官到传销嫌犯

  58岁的张德华又出名了。

  作为湖北省的“明星”企业家、村官,他十多年来一直是宣传报道的“典型”。他的家乡彭墩村,以及他创建的彭墩集团,也是全省闻名的“村企共建”样板。

  但张德华这一次出名,是因为他被警察抓了——涉嫌传销。2020年7月14日,荆门市人大常委会作出决定,许可警方对人大代表张德华采取强制措施。

富商张德华的人生滑铁卢:从身价数亿明星村官到传销嫌犯


  彭墩村景区内的张德华宣传牌。本文图片除注明外,均为澎湃新闻记者朱远祥图

  张德华一案由警方异地侦办。8月24日,黄冈市团风县公安局经侦大队负责人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张德华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已被批准逮捕,因其还牵涉其他案件,目前正接受湖北省纪检监察机关的调查。

  张德华曾被认为是“富人治村”的典范,一直有“能人”之称。他通过创业成为荆门市餐饮和农产业的“大哥大”,并在返乡担任村干部后,将贫困村建成4A景区,建成全省新农村建设示范村、全国十佳小康村。

  张德华并不掩饰他的高调——为自己出书,还成为电影主角的原型。他梦想将彭墩村打造成“湖北的华西村”,也谋划自己企业在2024年实现上市,到2025年的年销售额突破100亿元。

  为了扩大市场营销,张德华涉足直销行业,与“彭墩电商”保持若隐若现的关联。而这种游走于灰色地带的“跨界营销”,可能成为他的人生滑铁卢。

  小鱼贩当上集团老总,掌管11家公司想上市

  张德华这几十年的人生轨迹,与“彭墩”紧密相连。他出生在彭墩村,发迹后将自己的企业称为“彭墩集团”。

  彭墩村位于钟祥市石牌镇,距地级市荆门15公里。2020年8月21日,澎湃新闻记者来到位于彭墩村的湖北彭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彭墩集团”)。这是一栋具有乡村风格的三层建筑。一楼是展示厅,墙上挂着各种荣誉牌,以及张德华陪同领导视察的图片
  

富商张德华的人生滑铁卢:从身价数亿明星村官到传销嫌犯


  张德华创立的湖北彭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

  彭墩集团二楼是办公区。走廊的“领导去向牌”上,张德华的名字排在第一位,对应的标识显示他仍在“上班”。三楼的董事长办公室依然开着门,两名工作人员在里面办公。

  彭墩集团似乎有意彰显“张总”的存在感。在集团旗下的彭墩花园酒店,一楼大厅的前台摆放了宣传张德华事迹的书籍:《张德华的人生足迹》和《解读彭墩》。这两本书,也摆在了酒店每间客房的桌上。  

富商张德华的人生滑铁卢:从身价数亿明星村官到传销嫌犯

  彭墩集团旗下的酒店,前台摆着宣传张德华的书。

  从彭墩花园酒店出来,路边竖着广告宣传牌,上面的张德华照片被放大了许多倍。图片中的他梳着整齐的发型,上身的半袖T恤用皮带齐腰扎着。他背着手,面带微笑地注视前方。

  而事实上,在一个月之前,张德华就被警方带走了。

  “四五百个员工,这么大的摊子,怎么办?”张德华的妻子、彭墩集团常务副总经理吴英华向澎湃新闻记者叹道。

  张德华早年家境贫困,中学辍学后到荆门市的家具厂学木匠,也做过清洗工。后来他成了一名鱼贩子,每天凌晨4点起床,骑2个小时自行车赶到漳河边,运鱼返回城里去卖。他用辛苦攒下的“第一桶金”,买了一辆摩托车。

  年轻时的张德华还在当地一家啤酒厂做过小工,在厂里的锅炉房烧过锅炉。1990年,他通过招工进入荆门市劳动能源物资公司。8年后,他“下海”做起了餐饮生意。

  起初,张德华在荆门经营“夜上海”酒店。他经常让二三十个人举着旗帜到街上巡游宣传,其招牌菜“张氏土鸡汤”很快有了名声,“光鸡汤一年就能卖20多万元”。

  从2002年开始,张德华在荆门陆续了开了三家“苏州府”酒店,从此成为荆门市餐饮业的“大哥大”。

  餐饮生意做大后,张德华需要稳定的原材料货源。2003年,他回到家乡彭墩村承包荒地,养殖鸡、猪、鱼等。2006年他成立青龙湖农业发展公司,流转土地上千亩,进行大规模的种植、养殖和农产品加工。

富商张德华的人生滑铁卢:从身价数亿明星村官到传销嫌犯

  钟祥市石牌镇彭墩村。图片来源于彭墩集团网站

  张德华注重产品改良。他从国外引进“阳光玫瑰”葡萄,对外宣称这种味甜葡萄是“国内最好的葡萄品种”。后来有媒体将他与当时在云南种植“褚橙”的褚时健相媲美——“褚时健的橙子,张德华的葡萄”。

  2011年和2015年,张德华的青龙湖农业公司先后两次被评为湖北省农业产业化“重点龙头企业”。

  张德华的经营规模不断扩大。他的彭墩集团主营农业、旅游和酒店业务,还涉及房地产、商贸城、生物科技、电商物流等领域。

  天眼查平台的工商信息显示,张德华及其家人控制的彭墩集团子公司有11家。据彭墩集团网站介绍,集团总资产18.1亿元,2018年营业收入9.1亿元。

  彭墩集团是“家族式”企业,创始人张德华担任董事长,他的儿子、妻子分别是总经理和常务副总经理。不过近年来张德华也重视“人才引进”,因为他在企业扩张上有更大“野心”。

  彭墩集团网站披露了张德华的目标:2024年,集团旗下的因皇科技公司上市;2025年,集团实现年销售总产值突破100亿元。

  或许也正是这个目标,让张德华急于谋求集团的上市之路,进而涉足直销行业,游走于灰色地带,最后走上了传销之路。

  老板高调当村官,贫困村成了4A景区

  2003年是张德华事业发展的一个拐点——他返乡投资农产业,逐渐将企业大本营迁到彭墩村。  

富商张德华的人生滑铁卢:从身价数亿明星村官到传销嫌犯


  “彭墩乡村世界”是4A景区。

  彭墩村原村主任黄启胜告诉澎湃新闻,当年张德华是荆门市有名的餐饮老板,而彭墩还是一穷二白的贫困村,村民们希望张德华回村投资。于是,张德华承包了村子东边一大片荒山搞开发,他还自掏腰包一百余万元,修了长约4公里的通村水泥路。

  2006年,张德华当选为彭墩村委会主任,他的前任黄启胜变成副主任。“我们没有他的能耐,选他是希望他带大家摘掉穷帽子。”黄启胜说,当年他心甘情愿做张德华的“副手”。

  2008年起,张德华担任彭墩村支书。从此,村里的书记、主任两个职务由他“一肩挑”。

  公路、自来水、电网、农田灌溉……张德华带领村支两委班子完善了村里的基础实施建设。此外,他以自己的青龙湖农业公司为“龙头”,在全村发展种植、养殖产业,形成“公司+基地+农户”模式。张德华还有一项“政绩”——迁村腾地。

  彭墩村有320户、1159人,各户之间原来是分散居住。张德华以村民小组为单位,先后组织建设了9个村民住宅小区。每户村民出资4.5万元至7万元,超过一半的建房成本由集体和上级扶持资金解决。

  “当时村民和集体都没什么钱,他(张德华)垫付了200多万元。”黄启胜介绍,2008年后,全村人陆续住进新建的“小洋房”。而“迁村”腾出来的两千多亩地被改造成良田,经过流转后让农户增收。

  2020年8月下旬,澎湃新闻记者在彭墩村看到,村民小区都是统一规划的别墅式住宅,每户两层,都有庭院和车库。

  “没有张德华,就没有彭墩村的今天。”71岁的村民李清华说。

  张德华倡导“村企共建”,他的企业在农产业方面带动全村发展。张德华还承包村里水库附近的上千亩荒山,将其打造成“彭墩乡村世界”——2013年被批准为国家4A级旅游景区。

  如今,景区门口有一二十户村民开起了餐馆和副食店,这些曾经“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走上了经商之路。近些年,村民们的就业渠道拓宽了,约有两百名劳动力在张德华的公司务工。

  村干部陈兵告诉澎湃新闻,十年前村民人均纯收入只有两三千元,现在提高到三万多元。

  大概从2007年起,发展迅速的彭墩村吸引了省市领导前来视察调研,也因此获得许多政策支持。陈兵透露,十多年来上级部门对彭墩的资金扶持,“至少有几千万元”。

  2008年,彭墩村被评为湖北省新农村建设示范村,此后几年还评为了“中国最美休闲乡村”、“中国十佳小康村”。

  2012年的彭墩村和张德华迎来“高光”时期。当年9月4日,湖北省在彭墩礼堂召开全省新农村建设工作会议。据《湖北日报》报道,会议要求在全省大力推广彭墩村经验和张德华这种农业企业家、农村带头人、农村基层组织负责人“三合一”的农村致富能人。

  张德华成为了湖北省和全国的劳动模范,还被评为“十大杰出村官”。2013年他当选第十二届全国人大代表,此外还连任了两届荆门市人大代表。

  时常出现在报纸上和电视里的张德华,成为全省闻名的“明星”企业家和村官。不过,在彭墩村一些村民看来,近年来的张德华有点“飘”。“我们开始还是很相信他,”村民李清华说,“但感觉他后来对村里的事没那么上心了。”

  彭墩村三组的村民记得,有一年,张德华发动他们在路边稻田种植了100多亩枣树。三年后,枣树枝叶繁茂,却一直不结果实。后来,一片片枣树被挖掉,林地又恢复成稻田。

  在许多村民眼里,张德华作风“霸道”而高调。媒体对他的宣传报道很多,他让手下员工将其先进事迹整理成书。2011年,电影故事片《桃花红、梨花白》在彭墩村拍摄。在这部反映新农村建设的电影里,主角原型正是张德华。

  在许多宣传报道中,张德华是带领村民致富的名副其实的“能人”。2015年2月13日,张德华让工作人员在彭墩集团门口摆一张长桌,他在上面堆着一捆捆百元大钞,约有2尺高。第二天,当地媒体报道称,张德华给参与土地流转的村民分红,当场发放现金503万元。

  

富商张德华的人生滑铁卢:从身价数亿明星村官到传销嫌犯


  2015年,张德华高调地给村民分红,现场发放现金。图片来源于网络

  “实际上没那么多钱,他当时夸大了。”张德华的村委老搭档黄启胜笑道。

  试水直销,与彭墩电商关系“暧昧”

  很多人都没想到,当了十多年模范典型的张德华,会跟“传销”联系在一起。

  2020年7月,湖南常德的一份法院裁定书上,提到了“彭墩”和“传销”。

  这是由原告薛某起诉被告涂某的一起民事纠纷。薛某称,她到荆门“彭墩实业”参观后,2018年交给涂某10万元进行“投资”。而涂某提交给法院的转账记录显示,她当时向“彭墩实业”业务代表胡蓉转账11.5万元,胡蓉返给她2.5万元。也就是说,涂某从薛某的10万元“投资”中获利1万元。

  薛某要求涂某归还“投资”款。而常德市武陵区法院审查后认为,两名当事人与胡蓉及所谓“彭墩实业”之间的行为,具有传销活动特征,涉嫌经济犯罪,应移送公安机关侦查。7月21日,武陵区法院裁定驳回薛某的民事诉求。

  事实上,像薛某一样去彭墩参观和“投资”的人并不少。住在彭墩集团附近的村民陈明(化名)告诉澎湃新闻,从2015年到2018年,经常有大巴车运人来彭墩“参观培训”。“各地的人都有,河南人比较多。有时候几十人几百人,有时候上千人。”陈明说,“培训”地点有时会安排在彭墩集团的酒店和礼堂,参与者一般会到彭墩老街的彭墩电商实体店参观。 

富商张德华的人生滑铁卢:从身价数亿明星村官到传销嫌犯


  彭墩电商的实体店目前已停止营业。

  被指涉嫌传销的“彭墩电商”,全称为湖北彭墩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张江祖。

  “彭墩电商跟我们只是租赁关系,租我们的房子。”8月21日,张德华的妻子吴英华告诉澎湃新闻。不过记者调查发现,张德华及其彭墩集团,与彭墩电商的关系并不简单。

  彭墩电商的负责人张江祖,平常用名“张将祖”,是钟祥市冷水镇人。他在其个人的视频宣传片自我介绍称,大学毕业后他从事十多年营销工作,2013年到彭墩这个“长寿之乡”来创业。

  在彭墩村,张江祖与张德华走到了一起。2013年7月,彭墩集团成立营销部,负责人就是张江祖;2014年6月,注册资本500万元的彭墩电商公司成立,彭墩集团和张江祖分别持股51%、49%。

  “当时他(张江祖)有一个销售团队,刚好销售是我们公司的薄弱环节。”今年8月21日,彭墩集团副总经理陈世源向澎湃新闻介绍当年与张江祖的合作经过,“后来他们的一些经营活动没法控制,我们就退出来了。”

  工商信息显示,2014年12月彭墩集团退出了彭墩电商的股份,彭墩电商的股东变更为张江祖、丁峰和段光志。2015年4月,张江祖负责的彭墩集团营销部也注销了。

  不过,张德华的彭墩集团与张江祖的彭墩电商,依然保持若即若离的“暧昧”关系。
  

富商张德华的人生滑铁卢:从身价数亿明星村官到传销嫌犯


  彭墩电商的管理层。图片来源于彭墩电商网站

  2016年和2017年,彭墩集团湖北分公司、河南分公司先后成立,负责人均为张江祖。彭墩电商网站的宣传内容显示,在彭墩礼堂举行的“2018开门红战略会议”上,张德华现场任命张江祖为彭墩集团副总裁,并签署责任状。

  或许受到张江祖的影响,张德华也萌发了“直销梦”。“张总开始不愿意,他也不懂。”彭墩集团常务副总经理吴英华回忆,“后来听说直销牌照的含金量可以抵几个上市公司,申请下来的牌照值几个亿,而且直销对产品销售促进很大,这样张总才心动了。”

  2016年,彭墩集团正式向商务部申请直销牌照。第二年8月,彭墩集团的申请信息在商务部直销管理系统公示。不过,该申请至今未获得批准。尽管如此,彭墩集团还是通过控股武汉名盛生物科技公司,谋划推出多款蜂胶类直销产品

  “彭墩电商是彭墩集团的子公司。”张江祖曾在宣传活动中称,彭墩集团已获得“中国农业直销的第一张牌照”。

  2016年,张江祖曾与取得直销牌照的山东永春堂集团合作。后来,其团队又先后推出“美人笑”、“维七”营销平台,游走于直销与传销的灰色地带。

  据《中国商报》报道,2018年5月,记者到彭墩集团暗访“彭墩电商直销事业说明会”。现场“导师”介绍,彭墩电商会员分三个层级,银卡需花费6750元,金卡13500元,钻石卡32400元;公司推出六大奖金制度,会员发展下线来获得业绩,而计酬是根据下线人数和业绩来分配。

  上述报道指出,彭墩电商的多层级营销模式涉嫌传销

  2019年7月,张江祖和他的主要团队人员,被警方的经侦部门盯上了。

  “领头雁”涉嫌传销被捕,“富人治村”模式何去何从

  在彭墩集团工作了多年的陈世源告诉澎湃新闻,彭墩电商“出事”,是由于一个叫“鲁玉”(音)的团队负责人,因其拖欠会员资金而被举报。2019年7月,彭墩电商董事长张江祖和“鲁玉”等人被钟祥市公安局民警带走。一年后,彭墩电商总裁丁峰也被警方带走。

  就在丁峰被抓的三天前,2020年7月13日,彭墩集团的当家人张德华在安徽被警方控制。

  据吴英华透露,7月12日,张德华带着一帮人到安徽宿州的砀山县考察梨树种植项目,第二天他就被带走了。

  《荆门日报》报道称,7月14日下午,荆门市人大常委会听取了团风县公安局关于张德华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的情况说明,决定许可对市九届人大代表张德华采取强制措施。
  

富商张德华的人生滑铁卢:从身价数亿明星村官到传销嫌犯


  张德华涉嫌传销一案,由黄冈市团风县公安局侦办。

  此次对张德华采取强制措施的,是距荆门市约300公里的黄冈市团风县公安局。显然,这次行动是一次“异地用警”。

  8月24日,澎湃新闻记者来到团风县公安局了解情况。据该局经侦大队负责人介绍,张德华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已被批准逮捕。

  “传销的事实查得差不多了,案情很清晰,实际就是钟祥市(张江祖)那个案件,只是当时漏掉了他(张德华)。”这名负责人说。至于去年钟祥警方侦办张江祖一案时为何“漏”了张德华,他并未透露。

  “张德华不仅涉及公安的案件,还涉及纪委那边的案件,省纪委在审讯他。”上述经侦大队负责人介绍,目前湖北省纪委监察委正对张德华进行调查。

  张德华只是一名村支书,为何进入省级纪委的调查视线?据接近张德华的人士透露,其中或牵涉当地的被查官员。

  据湖北省纪委通报,2019年11月,荆门市钟祥市委书记林长洲涉嫌严重违纪和职务违法,接受省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2020年7月8日,荆门市另一官员廖明国在老市委大院“坠亡”。廖明国是荆门委常委、市委秘书长,目前当地尚未公布其“坠亡”原因。

  作为张德华的钟祥老乡,廖明国曾任钟祥常务副市长,后来在荆门市东宝区当了5年区委书记。2016年,张德华打造“彭墩1+9”跨区域发展模式,其项目覆盖了钟祥市5个村和东宝区4个村。当时,钟祥、东宝两地的“一把手”,分别是林长洲和廖明国。

  目前,湖北官方尚未披露相关案情。张德华的案件是否牵涉上述被查官员,还不得而知。

  2020年7月14日,荆门市人大许可对张德华采取强制措施的当天,钟祥市石牌镇党委下发文件,免去张德华的彭墩村支书职务,其村主任职务则按法律程序办理。

  7月15日,彭墩村召开全体党员和群众代表会议,镇干部在会上宣读了上述文件。彭墩村党支部副书记陈兵接任了村支书一职。

  陈兵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说,张德华对彭墩发展贡献很大,现在全村仍有许多彭墩集团的产业项目。显然,如何稳健走出“张德华时代”,这对彭墩村来说还是个不小的难题。

  张德华案发后,彭墩的“富人治村”、“村企共建”模式在网上引发不少讨论。事实上,多年前张德华就被质疑“圈地”,比如他在村里兴建的“兰庭墅”别墅项目,以及低价承包50年的上千亩土地。在张德华治理期间,彭墩村与彭墩集团“村企产权”不明晰的问题也屡被提及,有人还在网络论坛发表文章《彭墩村姓彭还是姓张》。

  2013年,正值张德华和彭墩“走红”之际,社会学专家贺雪峰以张德华为例写了一篇文章,题为《警惕富人治村》。研究乡村治理的贺雪峰教授认为,村干部是一项资源,一些富人当村干部,不排除有利用村庄资源的投机心理。另外,“村企共建”创造发展机会的同时,也会捆绑市场风险。

  “如果张德华的企业不遇到市场风险,他和彭墩村可以继续成为全省范围的经验,”贺雪峰写道,“但一旦中间任何一个环节出了问题,就可能会成为痛苦的教训。”

  当年,贺雪峰是在参观彭墩后写下这些文字。7年后,竟然一语成谶。
0

发表评论

没有账号? 忘记密码?

社交账号快速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