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传销式成功学”祸害孩子 别让姬剑晶们跑了

用“传销式成功学”祸害孩子 别让姬剑晶们跑了用“传销式成功学”祸害孩子 别让姬剑晶们跑了

▲“轩辕国际”的宣传海报。

还有多少曾经或正在被姬剑晶“传销式成功学”荼毒的孩子?

当你还在为自己孩子内向害羞而苦恼,犹豫着是否该报个演讲培训班锻炼一下时,“别人家的孩子”已经开始卖课了。

据新京报报道,“神童”少女岑某某“日作诗2000首”背后,是一个已经颇为成熟的培训产业链。岑某某已经开设了“面向青少年的诗词、演讲培训班”,每人收费约五千元。

事实上,不只是自己开班卖课,岑某某推销起恩师姬剑晶的课程来也是不遗余力。在公开演讲现场,岑某某多次将自己的“成功”归功于老师姬剑晶,并不断推荐后者的付费课程。

姬剑晶针对青少年开办的训练营,费用为1至2万元,而如果想成为姬剑晶的终身弟子,需要一次性缴纳 19.8万元。

可与此同时,姬剑晶名下公司曾因传销受罚,更可怕的是,姬剑晶还把“毒手”伸向了年龄更小的孩子。

陈迪说:神童少女每日作诗2000首 再荒诞也不是孩子的错

姬剑晶祸害的远不止岑某某一个

这两天,一张数十位孩子参加“青少年领袖演说训练营”的旧照,也被媒体挖了出来。人们惊讶地发现,横空出世的“天才少女”背后,其实还有更多的“神童”,最小的甚至只有4岁。

这些其实早有端倪。视频网站上,随便搜索就能看到不少“姬剑晶-最小的弟子小超级演说家某某”、“姬剑晶老师4岁弟子神童演讲现场”、“姬剑晶6岁小弟子演讲”类似的视频……

虽然名目不一,孩子们长着不同的稚嫩面孔,但相同的是,他们都操着与岑某某一般无二的话术和“技巧”。

万幸的是,他们年纪还小,被“荼毒”的日子还短,所以从他们身上还能看到一点孩子的童真、羞涩。但反过来想,这其实更令人细思极恐。

这些孩子才只有4岁、6岁,宛如一张任人涂画的白纸,就被重复灌输心灵鸡汤、接受洗脑式感恩教育、被推到前台与成人一起打鸡血喊口号,大量灌输这些远远超过他们接受程度的“糟粕”,这对他们的人生观、价值观将会产生何种负面影响?

如今被舆论评头论足的岑某某,就是他们的未来?

他们的父母一开始也只是怀揣着培养孩子一技之长、改变孩子性格缺点的单纯目的,谁能想到,把他们领进门的慈眉善目的师父,其实早已暗中为他们贴好了价格的标签。

“天价报班费——入坑后被洗脑——演讲宣扬恩师恩德——双方互相捆绑互相站台背书——瞄准更多潜在受害者”,从岑某某身上,我们赫然看到,姬剑晶们已经走出了这样一条坑害孩子的路径。

相比“亚洲成功学权威”陈安之以人脉资源为诱饵,巧立名目向成年弟子收取百万“拜师学艺费”,姬剑晶们2万就能入坑的路数好像“有点不够看”。但他们对准孩子下手,利用家长们望子成龙的梦想,对其进行的这场精准收割,危害更为长远。

女孩一天作诗2000首遭质疑 父亲:灵感好可完成 写小说后改成一千首

别让“传销式成功学”毁了孩子

说到成功学,顶着“世界成功导师”、“世界潜能激励大师”的美国人安东尼·罗宾是一个避不开的人物。事实上,岑某某的“祖师爷”陈安之一直标榜的就是师承安东尼·罗宾。

正如有人所说“在国外,成功学就是为推销员设计的一套话术,到了中国它却成了一个独立的风口”。

2019年以来,在几名弟子先后因组织、领导传销活动而被判入狱,被媒体批判是“喝不起的毒鸡汤”后,陈安之自此走下“神坛”。

然而,“天才少女”横空出世,让我们惊诧之余,再次发现“传销式成功学”的光芒可能会暗淡一时,但却从未被熄灭,甚至连一秒钟都不曾走远,而是一直埋伏在我们身边,在我们悄然无知之时,早已把黑手伸向了懵懂无知的孩子们。

随着事件发展,姬剑晶及其公司已经被推上舆论风口。据报道,就在7月15日,姬剑晶及其妻子原来掌舵的公司发生股权变更,他们两人退出,相关培训机构也关了门。

这被外界解读为躲避风头,但越是这样,越不能让他跑了。

姬剑晶用“有毒”的成功学对孩子洗脑,或许很容易蒙上“割韭菜”的泛道德化指控,这似乎很难上升到法律层面上去。

但进击的姬剑晶们,真的在法律上无懈可击吗?

姬剑晶的宣传海报上称“五年让其资产翻了100倍以上,他投资多家上市公司,连世界股神巴菲特和世界首富比尔·盖茨都亲自为他推荐!” 他还在演讲中称“自己创立的品牌还与腾讯、小米、格力一同被评为亚洲品牌一百强。”

可据《时代财经》调查,他名下没有上市公司,也没有其所谓的“亚洲品牌一百强”的出处,更未搜索到股神和首富为他推荐过什么。

姬剑晶还称,自己在短短一年时间,就得到了营销服务界“亚洲服务成交王子”的称号。这也被指是吹嘘。

另据新京报报道,姬剑晶持股的公司曾因涉传销被处罚。

用“传销式成功学”祸害孩子 别让姬剑晶们跑了用“传销式成功学”祸害孩子 别让姬剑晶们跑了

▲姬剑晶参股的公司曾因“传销”受罚。

凡此种种,都指向了他的虚假宣传问题。而他凭着虚假宣传获取的利益,在法律上该怎么认定;他让弟子(含未成年人)帮他销售课程,又该怎么定性……这些或许也需要置于法律框架下审视。

只有不放过他这些涉嫌违法的线索,他祸害孩子的言行,才会付出法律代价,而不只是被盖上“不道德”的戳儿。

社交媒体上,有人晒出日前姬剑晶在上海某酒店的培训课程,海报上的姬老师一指朝天,仍旧一脸热血。

这让我不由得想到了“天才少女”对姬老师的感恩之语,“当我和父亲最迷茫的时候,是姬剑晶老师光芒地站在了舞台上,出现在我们面前”。

需要追问的是,还有多少曾经或者正在被“姬剑晶老师的光芒”荼毒的孩子?

《时代财经》报道中就提到,在姬剑晶对外公开宣传的弟子中,还有一个8岁的蔡姓男童。在姬剑晶的包装下,男童已被称为“中国最小的演说家”,是“中国少儿创业联盟和少儿公益事业的创始人”,“六岁时第一次创业就成功,上台十分钟,业绩成交金额数万元”。而男童在台上的演讲模式,与岑某某无比相似。

这何其可怕?

毫无疑问,当更多的“神童”被姬剑晶们“批量制造”,我们显然不能对个中问题再视而不见;当更多的孩子被人以“造神童”的方式祸害,姬剑晶们的“光芒”也该被掐灭了。

“救救孩子”,别让他们被姬剑晶害了。

0

发表评论

没有账号? 忘记密码?

社交账号快速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