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诃:青海藏医药浴发展迎来“高光时刻”

  6月5日,在青海省藏医院药浴科接受了一个疗程治疗后的宋小梅(化名)登上回程的飞机。来自广东珠海的宋小梅是一名类风湿性关节炎患者,这是她第四次来青海泡药浴。“泡了两次后疼痛就缓解了,青海的藏医药浴效果真的不错。”

  和宋小梅一样,越来越多的来自全国以及世界各地的患者被青海藏医药浴的神奇效果所折服。近年来,这种藏医传统特色疗法在患者中口碑相传,在青海藏医人的传承创新中历久弥新,并在更广阔的世界舞台上散发出耀眼的光彩。

金诃:青海藏医药浴发展迎来“高光时刻”

  源远流长的历史

  沐浴保健在青藏高原地区有着悠久的历史,是藏族群众强身健体的养生保健方式。这种绿色健康的治疗保健方法秉承着尊重自然的理念,顺应了可持续发展的要求。藏医药浴法是藏族人民在长期与疾病斗争实践中总结出来的具有良好疗效的藏医外治疗法。最早记载于藏医巨著《四部医典》后续部第二十三章的“五械浸浴法”,距今已有1300年的历史,经后人的不断挖掘、整理、鉴别和认定后,形成了这样一种特殊的具有民族特色的疗法。1990年,藏医药浴法被收入《中国医学百科全书藏医分卷》。改革开放以来,特别是西部大开发以来,青海省的藏医药学有了极大的发展,藏医药浴法更是从单纯的藏医疗法发展成为临床专科。青海省藏医院药浴科主任关却才让介绍,藏医药浴是将人体全身或局部浸泡于药汁中,通过热及药的双重作用,起到疏经通络、活血化瘀、祛风除湿的功效。主要治疗风湿、类风湿性关节炎、痛风、强直性脊柱炎、肩周炎等疾病,特别是在风湿、类风湿性关节炎等疾病上疗效显著。

  传统藏医药的代表性技艺

  6月9日,在青海省藏医院药浴科的药浴室,只见黑褐色的药液随着管道流入浴缸中,散发出袅袅热气和浓郁的药味。护士用温度计测量好温度,为患者讲解相关的注意事项后,指导患者泡浴。一名患者刚刚泡了几分钟,额头上已经渗出汗珠。

  这种黑褐色的药液正是藏医药浴的五味甘露汤。据悉,五味甘露汤的药材都是采自青藏高原海拔3000米以上的天然药物,主要包括圆柏叶、黄花杜鹃花、水柏枝、高山麻黄、坎巴等五味藏药材。采药人员践行采药制药的季节规范,适时实地采集植物的适当部位,确保了药效和植被的可持续利用,经过筛、簸、洗、晒、漂、熬等工序炮制而成。

  关却才让主任介绍,藏医接诊时首先会对不同病症分类,以五味甘露为基础,根据不同的病症加入不同的药材熬制成汤。除了水浴和蒸浴,还有专门针对局部疼痛的敷浴。藏医药浴法富有地域特色和民族特色,它的组方、浴前诊断、综合施治都是在藏医药学理论指导下完成的。在药浴工艺、时令选择、藏医护理、身心结合等方面包含了藏族特有的人文因素。它在施治过程中综合运用藏药学、藏医诊断学、藏医护理学以及最初的传统制剂加工工艺开展内病外治,这在世界医学史上是罕见的。藏医药浴法以其鲜明的包容性、显著的地域性和规范的科学性,成为传统藏医药的一项代表性技艺,是世界各国患者和研究者认识、了解藏医药的一个窗口。

金诃:青海藏医药浴发展迎来“高光时刻”

  为留学生体验藏医外治法

  50%的患者来自外地

  “高原高寒的地理环境,造成风湿和类风湿疾病在青海地区比较高发。”关却才让主任分析,青海农村地区的群众多田间作业,所处环境多潮湿,因此,风湿和类风湿疾病的患病率都比较高;而牧区群众由于放牧野外活动多,关节磨损较多,因此,患骨性关节炎疾病的较多,类风湿疾病的患者人数较农村地区次之。而藏医药浴对这两种疾病的治疗效果非常显著。来自我省玉树藏族自治州的32岁的央金(化名)因为腰腿疼痛来到青海省藏医院泡药浴,和她一起来泡药浴的还有她的表妹,央金的表妹自从生孩子后患上了类风湿性关节炎,这次姐妹俩一起专程坐飞机到西宁泡药浴治疗,“明天我们就要回去了,医生让我坚持治疗,等到秋天的时候,我还要再来。”央金的表妹说。除了青海本地的患者外,50%的患者是从外地慕名而来的。今年6月,患有类风湿性关节炎及强直性脊柱炎21年的何晓军(化名)抱着试试看的想法来到医院治疗。在这以前,他和家人辗转于全国各大医院。经过多方打听后,终于联系到关却才让主任。了解到患者行动不便后,关却才让主任开着私家车去火车站接患者,见面后才知道,患者的病情非常严重,不仅生活无法自理,而且多年的疾病折磨导致患者的精神状态非常差,本人想要放弃治疗。在关却才让主任的积极疏导下,患者表示配合治疗。经过一个疗程的治疗后,何晓军由原来的躺在床上完全无法动弹到可以自己从床上挪到轮椅上,由最初的双腿僵硬弯不下去到现在双腿可以呈90度完全放下,他的脸上也露出了久违的笑容,这些变化让他的家人不由得喜极而泣,他们说:“以后我们哪儿都不去,就认准了青海的藏医药浴。”来自甘肃天水的王淑萍(化名)经过治疗后也成为了青海藏医药浴的忠实粉丝。10年前,患上类风湿性关节炎的她丧失了生活自理能力,梳不了头,下不了床,甚至因为张不开嘴只能成天喝稀饭。她和家人先后到各大医院治疗,后来,在病友的介绍下,她决定试试青海的藏医药浴。“说实话,刚开始不太相信,我想北京这些大城市的医院都治不好我的病,青海的医院能治好?”抱着半信半疑的态度,她接受了治疗,哪知第二个疗程后她便能下地了,“当时我心里那个高兴啊,恨不得给所有人都说说我的变化。”今年,王淑萍带着家里的两个患病的亲戚一起来泡药浴,“以后我就是义务的宣传员,希望更多的患者能够受益。”“每年,俄罗斯、哈萨克斯坦、日本等国家的患者都慕名前来,药浴高峰期时,有两三百名患者排队预约。”关却才让说,医院还在内蒙古鄂尔多斯和青海循化撒拉族自治县设立了分院,年平均门诊量达15万人次。

金诃:青海藏医药浴发展迎来“高光时刻”

  为市民宣传藏医药浴

  建设世界一流的藏医药浴中心

  2008年,我国将青海省藏医院确定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藏医药浴疗法”的保护单位,省藏医院院长李先加被确定为传承人。多年来,省藏医院充分发挥藏医药特色优势,在药浴工艺、时令选择、患者护理等方面形成了独特的诊疗方案,无论是患者数量、发展规模,还是藏医药浴人才培养、技艺传承等方面,青海的藏医药浴始终走在全国前列。2018年11月28日,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政府间委员会第十三届常会上,中国申报的“藏医药浴法——中国藏族有关生命健康和疾病防治的知识与实践”通过审议,列入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未来几年,总投资1.6亿多元的中医药传承创新工程大楼将在青海省藏医院拔地而起,包括藏医重点专科建设、藏医传统诊疗中心建设等内容。大楼建成后,各种智能化改造和人性化设计,将进一步改善我省藏医药浴的就医条件,为患者提供更加舒心的就医环境。同时,大楼还将设置藏医药浴、藏医食疗等养生保健体验区,让更多的人感受藏医药浴的魅力。

  “我们将整理抢救藏医药浴法古籍珍本,建立传习基地,进一步加强藏医药浴的组方配制、浴前诊断、综合施治、药浴工艺、患者护理以及藏医药浴文化内涵等方面的工作,建设世界一流的藏医药浴中心。”关却才让主任说。

0

发表评论

没有账号? 忘记密码?

社交账号快速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