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诃:藏医药的魅力丨藏医药学的整体性

  贡却坚赞博士,金诃藏药顾问、美国阿如拉藏医药健康文化中心主任、美国弗吉尼亚大学及加州大学客座教授、青海大学藏医学院博士生导师、青海省藏医院名誉院长。他将藏医学与佛教、公共卫生的理念相结合,重新解读藏医药的魅力,向世人展示不一样的藏医药。本文摘自贡却坚赞博士的演讲稿。
  ——编者按

  ▼
  |藏医药学的整体性|

  藏医药学,首先因理论体系整体性而体现自身魅力。熟悉和掌握藏医药学理论,可作为实践的正确指导。对藏医药学理论的理解,根据悟道的深浅和慧根的不同而各有千秋,百花齐放,但不能主观地判定是非。藏医药古典《四部医典》中陈述的胚胎发育就是一个鲜活的例子。公元17世纪的青藏高原在与外界没有任何接触之时,已将人体发育的每一个细节都画在唐卡上,至今我们大家可以亲眼目睹。描述得如此详细,包括每周胎儿的身体和心灵的成长及发育的变化。先祖们如何知道这些内容?我想是通过他们自己悟出来的,并没有其它解释。

金诃:藏医药的魅力丨藏医药学的整体性


  藏医药学内容丰富而全面,涵盖了当今公共卫生等学科关注的内容。藏医药学全面完整的理论体系、系统的医学职称体系和解剖学远胜于其它传统医学,胚胎学已超过了生命科学之父达尔文的生物进化论。不仅人体的生理、病理、疾病的诊断、治疗为一体的内容早在公元8世纪已形成规范化,其人才培养、医生的职称定制及医学教育制度也早已形成规范化。
  从藏医生理学解释人体的整体性。藏医学中人体是心身合一的概念,身和心是不能分开的,否则就是行尸走肉,无从谈起人体的健康。用现代人的理解,身是五源(土、水、火、风、空)构成的,学者们称“五源学”。人在五源组成的外界环境中每天吸收着五源性饮食来保持它的存活。此五源在藏医学中称为:隆、赤巴、培根,也称为“三因学说”。隆相当于五源之风,是推动人体进行生命活动的动力。赤巴相当于火,是推动脏腑进行机能活动的热能。培根相当于土水合一,是人体的物质基础,功能为运化食物与调节水液等。隆、赤巴、培根在没有不协调和不平衡障碍的情况下使人体健康地存活,否则反之。这种理念可以解释整个人体的布局和运化,人体的七大精华步骤的运化,以及五脏六腑的运行过程,从客观的角度能细化地说明整体性。

金诃:藏医药的魅力丨藏医药学的整体性


  藏医药学对于心、意、灵、六识、五十一心的阐述非常细致,具有唯一性,虽然其它传统医学也有提到心灵的内容,但远不及藏医药学体系中关于心和心身合一的理念。在藏医药学中的心藏语称“三木”,具有意、灵、识等意思,有心王和随从心。心王是聚集六识的主心,它有五十一心所等随从心。可以细化为二百七十多种随从心,广义为善心、恶心、五记心。这些心在通过人体的五官(眼、耳、鼻、舌、触)和身、语、意对外界的接触徘回产生贪嗔痴的效果,不断地追求(贪)和怨恨(嗔)的轮回中糊涂(痴)地存在。言之心身合一的人体每天有欲望,为自己的欲望而奋斗。得到所欲望的东西时,不一定能满足,而且欲望更高,追求更高的欲望目标时,不一定很顺利。倘若不顺利就会埋怨甚至怨恨,但很多人不知道这是为什么,在糊涂中生存。藏医药学在心身合一的理念能够解释人体的健康和疾病的因缘,所以它的理论有无穷的能量让我们去学习。
  藏医学比其他传统医学更显出特色,是藏医学与佛法的完美结合所致。在藏医药学中极为提倡“因果”理念,藏医学中认为心身的健康与否,以及欲望的得与失都有前因后果关系。因果的存在具有科学性,如同科学实验,如果没有前期的实验就不会有后期的实验结果,万物离不开因果定律的制约。因果的理论也是现代科学的主要思想,但只强调因和果的关系。藏医学认为因和果之间还有缘,没有缘因不会有果,如人体的隆、赤巴、培根是因,但没有时令、鬼祟、饮食、行为等四缘,隆、赤巴、培根就不会成为疾病性的果。所以运用因果理论能完整而科学地说明人体生理和病理关系。藏医学认为疾病的产生并不是个人饮食、行为之缘,个体疾病的产生除了自身因缘之外,还与周围的大小环境、社区及社会都有关系,这就是藏医学中所谓的时令和鬼祟。
  通过深刻认识心身,即亲身的体验和实验,方可帮助和解脱自己和他人。青藏高原如同是一个大的实验田,历代众多藏医学智者都是由理论与实践相结合,充分领悟基础理论并付诸实际操作之中,在患者身上得到有效的实践,继而进一步完善理论知识,使得药物配方各成分的量都能精确表述。他们深知修心可以使身体得到更好的健康。藏医有一些特殊的治疗方法,是目前现代科技还无法证实和被接受的治疗方式,但仍发挥着惊人的治疗效果。如青海的一位老出家人曾二十多年闭关修心,自八十年代开始用自己悟道的方法解除了无数病人的痛苦。
0

发表评论

没有账号? 忘记密码?

社交账号快速登录